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麒麟家的妖獸戰隊》

【寫在前面】

明天清早要出發去哈爾濱了,接下來一個禮拜基本是白天在滑雪場裡滑好滑滿,晚上回酒店挺屍,817肯定發不了糖,只好厚顏貼一篇多年前的惡搞舊文應景XD

(翻資料夾的時候找出了一張當年Calix同學給這篇文畫的草圖,超可愛!想到馬上817了嘛,決定一起當糖發)

一年一年又一年,雖然不知還有幾年,只要還在,就一起走下去吧~

 

提醒:腦殘惡搞,毛茸茸,生子有,雷者注意! 




麒麟家的妖獸戰隊 

 

01. 

有一種神獸,龍首獅眼、虎背鹿身、馬蹄牛尾,名喚麒麟。

神獸,或是眾神的座騎,或有著平和祥瑞、光輝偉大的美好象徵意義。不難想見,該是一種具備了神性與神力的強大存在。

不過,這所謂的強大,未必包含了腦袋瓜。

也不打緊啦,神獸之所以為神獸,按理也該拿得出某種化腐朽為神奇、化衰小為幸運的犯規能力。

所以得知神獸麒麟一族的族長阿坤在下凡執行帝王送子任務途中莫名失去了記憶,不僅誤把無辜的東夏國太子送進雪山蚰蜒窩,害得那倒楣孩子吃了蚰蜒的口水,長出十二條胳臂,還遺忘了返回天庭的路,以寫耽美探險懸疑小說為業餘愛好的玉皇大帝和忙著蹲坑敲碗催稿抽打追殺等肉求下文的王母娘娘等眾神僅是象徵性地表示了一下震驚與痛心,並不真感到憂心。放野唄,凡人殺雞宰豬還講求先把牠們放到野地裡跑一跑,提升肉質口感什麼的,老把麒麟關天上怎麼行?瞧!這不關得腦子都殘了?不煩惱,讓阿坤漂泊流浪去吧,等時候到了,自然要回家。

果然,當玉帝老爺那些填不上的巨坑終於延伸到了不周山腳下,流離人間N百年的麒麟族長帶著一樣「紀念品」敲開了青銅鑄造的南天門,回歸了天庭。

 

 

02. 

「啟奏玉皇大帝,麒麟族長回歸雖是喜事,可他竟枉顧規範,從下界帶來一隻男妖精,污了我天庭淨地。此等重罪,該如何處置?」

「哦,有這等事?待我瞧瞧……嘖嘖!他倆挺般配嘛!那妖精的小模樣兒還真乾淨,清新脫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嗯,要我看,就該起名叫……叫吳邪得了。幾分精明,幾分天真,最合適設定成讀過幾卷書的小老闆,看著好欺負,其實不那麼簡單。至於咱們家的麒麟……」

「玉帝?玉帝?」

「吵什麼吵?沒瞧見這正文思泉湧嗎?話說完了就趕緊退下,別耽誤開新坑,老子打算日更一萬字,再戰一萬年……麒麟麒麟,唔,叫起靈似乎不錯,就姓張吧……哎對了,那個誰啊,待會兒要是王母問起,記得說我今兒個請生理假。」

 

 

03. 

當神仙,別的要求沒有,見識必須得廣。萬一不幸的不太廣,最少最少也得會裝。

目睹走失前只對COS睡麒麟感興趣回歸後卻有興致化成人形而且還他媽的帥到OOC的阿坤帶著一隻外表無比純良清秀但據說混了人狗狐蛇四種血統且曾鬧得下界幾個國家雞飛狗跳的男妖精漫步在雲端,時不時就來個旁若無神的眼波交流,或者玩兒一下你追我跑的遊戲,做一做妖精打架之類的健身運動,眾神仙面上淡定如常,其實都生出了一種微妙的──眼球灼痛感。

說來也巧,大概是考量到最近的天界隱隱有了神口老化的趨勢,神獸們的生育率也逐漸在往大熊貓的方向靠攏,有不知名熱心神士──據可靠內線消息指出,該是因為體重超標又挑不到夠強壯的座騎導致已有好些年無法從月宮飛來天界哈拉串門子的嫦娥──輾轉向麒麟一族送上了一顆從蟞仙人那裡偷來的萬用生子靈藥。

聞訊,一名恰在麒麟族長回歸當日輪值鎮守南天門的仙兵瞠圓雙目,咋舌驚嘆道:我靠,那種好東西肯定都要到族長手裡去!瞧他跟他媳婦兒那副膩歪勁兒,恐怕不是三五隻小麒麟就能完事兒啊!

邊上有過路的散仙擺了擺手,不以為然地回道:不至於吧,沒聽說麒麟一產子就是一窩的,你把阿坤當種豬了還是怎地?

麒麟族長與天蓬元帥的形象差得太遠,眾仙兵聞之有理,盡皆頷首,殊不知此言大大地差矣。

堂堂神獸麒麟一族的族長大人自然不會是種豬種馬,是種麒麟。

另外,蟞仙人的萬用生子靈藥不添加塑化劑,不摻地溝油,不含銅葉綠素納,服食者可享終身保固。

 

 

04. 

時光的長河荏苒流轉,天界一天,人間一年。待到玉皇大帝填上了那個由吳邪和張起靈領銜主演的百萬字巨坑,麒麟族長阿坤家中那群神妖混血的小崽子,已然增長到了令人髮指的數量。

敢問,如何的一個髮指法?

這麼形容吧,全家人分兩隊來一場籃球友誼賽什麼的毫無難度,連替補球員和啦啦隊都齊備。

 

 

05. 

粉粉嫩嫩、溫溫軟軟的小生物,乍看好像脆弱得不經一擊,實際上卻可能是殺器級的存在。

更可怕的是,不知不覺間,這樣的「萌系殺器」攏總居然已有了數十隻,且還在以麒麟一族的老巢為中心,穩定地增長著。

──負責送子的麒麟把子全送給了自個兒,族長大人這樣假公濟私真的大丈夫?

讓他們一字排開,細細端詳,有男孩,有女孩;有的頂著分叉的鹿茸,有的支楞著尖起或半下垂的獸耳,有的搖著毛茸茸的狗尾、狐尾或是牛尾,有的胳臂上生了色澤斑斕濃豔如紋身圖騰的紅鱗黑鱗;有的文靜惹人憐,有的活潑招人喜;有的早熟聰慧,有的純真憨傻;有的皮膚瑩白如玉,有的烏髮漆黑如墨,有的眉睫濃密如扇;有的櫻唇紅潤,有的雙眸靈動……

喵了個咪的,款式當真多元多種多樣,竟然沒一個重複!

看著這群生來便能化作半人形的小妖獸──妖精與神獸的混血兒,簡稱妖獸──四處打滾撒歡,今天去跟王母奶奶要糖果,明天纏著玉帝爺爺講故事,偶爾上房揭瓦闖點小禍,然後癟嘴眨眼撒嬌賣個萌,眾神仙紛紛摀臉。

夭壽哦,這還讓不讓神活了?

抵擋不住時代大潮流的席捲感召,大夥兒紛紛琢磨起了找麒麟族長討一隻小東西回來暖床,啊不是,回來當徒弟的計劃。



06. 

這日,麒麟族長府邸。

「乖,乖,別拔哥哥的眼鏡喔,哥哥我太帥了,怕會帥得嚇死你們啊!」

因為墨鏡從不離臉而在麒麟阿坤回歸後得到眾仙贈送「神算」稱號的的黑瞎子大仙站在庭院裡,頭上肩上背上腿上爬滿了小鬼,胳臂上也掛了兩隻,吊單槓似的在那兒晃來晃去,咯咯直笑。

見有「新玩具」可以玩,遠遠地又一個小鬼跑了過來。眼看著就要跑到黑瞎子面前了,冷不防腳下一絆,噗通!面朝下地摔了個狗啃屎。

這一摔著實不輕,可不等旁人來扶,小鬼自己就爬了起來,滿是泥巴的小手抹了抹臉。沒有哭,只是屁股後頭那條捲捲的黃色狗尾巴耷拉了下來,襯著紅紅的鼻頭,說不出的可憐。

漆黑的墨鏡鏡片倏地閃過一道亮光,黑瞎子大仙摸了摸下巴,「嘿!這個小傢伙有意思,啞巴,他我訂走了啊!嗯……再找一個女孩子吧,兩個恰恰好,不偏食,營養好……青椒炒飯給你們吃,給你們吃,啦啦啦……」

 

當夜,有人看見黑瞎子大仙像一袋不可回收大型垃圾一樣被丟棄在南天門邊,墨鏡碎了一片,渾身都是蹄子踩踏過的痕跡和疑似給某種尖銳角狀物戳出來的傷。

 

 

07. 

又一日,麒麟族長府邸。

同樣是庭院,同樣來了客人,精力旺盛的混血小妖獸們好奇地圍攏過來,卻是誰也不敢輕易朝著對方飛撲熊抱。

不正經的怪叔叔人人得而褻玩之,這兩位身穿全白與粉紅衣衫的仙人姐姐可不能那樣對待,太美太漂亮了,不敢不敢哪!

身著白衣的小花仙霍秀秀笑瞇瞇地蹲下身子,歪了歪頭,美目撲閃撲閃,「你們哪一個願意隨我們回家?往後我們可以天天唱歌給他聽。」

「是青椒肉絲炒飯之歌嗎?」小鬼N號奶聲奶氣地問。

得到否定答案之後,刷刷刷!好幾隻胖呼呼的小胳臂高高地舉了起來。

一身粉紅的大花仙解雨臣低頭打量了小妖獸們幾眼,鳳眸中眼波流轉,手指凌空點了點,驀地一個側身,竟是攫住了孩子們的「娘親」的下巴,將之往上一挑,勾唇輕笑,「我要最像吳邪哥哥的那個。」

 

當夜,南天門平靜無事,倒是有人瞧見素來高冷的大小花仙灰頭土臉地從太上老君煉丹後留下的煤灰堆裡爬出來,邊爬還邊捂著脖子咳嗽。

 

 

08. 

再一日,麒麟族長府邸。

「老吳,我──我想從──從──從你這……」

渾身叮叮噹噹掛滿了青銅佩飾的樹仙解子揚剛開了個話頭,一隻黑麒麟奔過去,萬籟俱寂。

 

 

09. 

還一日,麒麟族長府邸。

「我操!救命啊!殺人啦!天真快幫忙攔著你相好的……」

堪堪五秒前才踏入門檻的天蓬元帥連滾帶爬地從院門裡逃竄而出,口中嚎叫之慘烈,直如殺豬,「小哥你他娘的要不要這麼小氣!胖爺我好不容易才盼到雲彩妹妹點頭,借你兒子女兒當花童也不行?」

 

 

10. 

龍生龍,鳳生鳳,豬他媽生的兒子不打洞。

行文至此,諸位看倌十成十要問了,麒麟族長家的小妖獸們無疑有個剽悍非常的爹,那他們的「娘」──玉皇大帝口中的清新脫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又是怎麼樣的一號人物,更正,妖物?

 

「麒麟族長夫人,有件事情我想問一問你,不知方不方便?畢竟這裡就數你經驗最豐富……」

三月初三,王母娘娘的蟠桃宴已近尾聲,薰人欲醉的春風拂過瑤池邊上那棵巨傘也似的千年桃花樹,繽紛的落英裡,忽聽一道嬌嗲嗲的女聲道出這樣的一句話。對不起風不夠大所以聽得好清楚,其中,「麒麟族長夫人」、「經驗」和「豐富」三個詞兒被刻意加了重音,語氣微酸,信息量略大。

「哦,玲仙姑有何疑問?但問無妨。」

答話的男聲溫潤而清朗,咬字稍有些軟,語速不急不緩,猶若炎炎夏日裡潺潺流淌的溪水。

循聲看去,就見一名模樣頗年輕的男子坐在樹下,一襲樣式素淨簡單的淺色長袍,身形高挑修長,五官端正清秀,眉目尤其乾淨。若不是頭頂那對尖尖的獸耳和身後那九條像地毯一樣鋪展開來此時正橫七豎八地躺臥了好幾隻小妖獸的毛尾巴,怕是極難把他跟天庭裡最了不得的妖仙──妖精的強化進階版本──連繫在一塊兒。

「也別太見外了,喊我吳邪就好。」

王母娘娘賞賜的美酒再香再醇,也掩蓋不住空氣裡那一股子溜溜的酸意。抬眸環顧面前這一小群婀娜嬌美更盛桃花的仙女,他倒坦然,一面說著,手也沒閒著,輕輕一攬便讓一隻靠在肩頭熟睡的小崽子躺到大腿上。

慈父?慈母?傻傻分不清楚。

多說一句,麒麟族長阿坤從下界叼來的媳婦兒本來還真不叫吳邪,不過人家玉皇大帝都「賜名」了,好意思不給面子?消息傳出後,眾仙索性都喊他吳邪,也有像天蓬元帥那樣喊天真的,阿坤也得了個張起靈的名兒,神獸麒麟一族連帶地全隨了張姓。如此一喊百年,妖仙大大本名為何,如今還真無人知曉了。

回歸正題,不經意地瞥了一眼那隻熟睡中的小妖獸,被喚作玲仙姑的仙女似是受到了某種刺激,嘴角驀地抽搐兩下,不僅一時接不上話,竟然還蹙起秀眉,別開了臉,做無法直視狀。

見狀,她的同伴一號將白眼一翻、下巴一抬,接口道:「吳邪,我們想問問你,你的肚皮平時是搽的哪一家的仙藥?那個雲南白藥,啊不是,密洛陀藥膏,對你管不管用?懷了這麼多回,『那個』肯定很嚴重了吧?」

吳邪挑眉表示不懂,「哪個?」看都不必看,右手熟練地避開自家長子頭頂那對兩叉小鹿茸,一下一下地梳理他細滑烏亮的黑髮,又摸了摸他那張生得與麒麟族長大人直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水靈小臉蛋。

「就『那個』啊!」近距離欣賞這幅美好畫面,白眼仙女的臉也白了,比眼白更白。

「到底哪個?」

「那個……」略顯扭曲的面龐在咬牙翻出第二記白眼同時紅了一紅,她壓低了聲音,「妊娠紋。」

解答入耳,深褐帶金的眼睛登時睜圓,不是原來如此的瞭然,是怎會如此的詫異。一閃而過的那抹狡黠極難察覺,「對不住了,這問題我可答不上。」略帶歉意的微笑綻開,「不瞞幾位仙姑說,我連妊娠紋究竟生得啥樣都沒見識過,著實慚愧。」

慚愧你娘!明明就是一個激爽,敢不敢老實講啊,敢不敢啊?

話音甫落,眾仙子無不是嬌軀一震,彷彿遭遇了某種重大打擊,修為較弱者的唇角甚至滲出血絲。幾人中又以白眼仙姑的反應最為誇張,眼珠子再一翻,直接暈厥過去。

即將風雲變色、全面潰退的當口,又有一名身材嬌小的仙女挺身而出,「那你的『那裡』呢,連生幾十胎,會不會太鬆了點?」

聞言,吳邪瞬間歛下笑容,但未勃然變色,也未給出答案。左手一招,候在身側的侍僮王盟趕緊遞上一管煙。

捏著長長的青銅煙管,他斂下眼簾,若有所思地注視裊裊上升的煙氣。

如果方才是裝迷糊,這回就該是一個標準的裝深沉。

沉吟著,等待著,許久許久,直到盯緊了他的仙女們全被他長長的睫毛和半遮半露的漂亮脖頸暨鎖骨線條摧殘打擊得幾乎要跪地哭喊臣妾做不到時,終於有了答案。

「梁仙姑,妳可又問倒我了,這個答案,除了咱們族長,還真沒誰能知道。不過妳要是好奇,我倒是有點印象,他三不五時就要抱怨我夾他夾得太緊……」

叼住煙嘴,一吸,一吐,淡淡煙氣迷濛了妖仙大大臉上意味不明的笑──結夥打擊情敵什麼的,回去重修三千年再來,OK?

「這樣想來,估計是報復吧,我老懷疑那挨千刀的想捅穿我的肺。」

 

 

11. 

都說滾滾紅塵喧囂擾攘,高高的九重天上,又能夠清靜多少?

那是蟠桃宴後的某一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清甜果香與濃郁酒氣皆已散盡,盛宴結束前一小群仙子莫名在桃花樹下吐血昏厥以至於根基大損甚且走火入魔跳了南天門的風波也已平息得差不多了,麒麟族長夫人與這幫自毀仙根墮入魔道組了個瑪麗蘇神教的情敵們的下一回合對決則設定在遙遠的三千年以後──說是情敵,更準確的定義其實是不是傻逼?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此時的天界真箇是一派祥和,完全吻合了普羅大眾對於仙境樂土的想像。

卻不想這理所應當的祥和竟然如斯脆弱,前一秒明明還是鳥語花香,下一秒,群聚於樹梢草叢撲騰玩耍的雀鳥們突然都是一定,旋即撲楞楞地拍著翅膀飛遠。掛著露珠隨風扭擺的草啊花啊則像是感受到了某種強大的威壓,一株接著一株地彎下了腰、垂下了頭。

不錯,有一股強大的「氣」,從某個方向蔓延而來。

隨之而來的,是高高矮矮排成了長隊的人影。

若問人界最美最獨特的景致為何?有說是東夏國的千仞雪山,有說是西沙國的萬里汪洋,也有說是環繞著塔木陀國的蒼茫沙海、深藏於秦嶺國地底的黃泉大瀑布、巴乃國境內的陡峻山巒及蓊鬱森林……答案隨人而異,總無定論。

倘使改問天界最美最獨特的景致,這個嘛,答案倒是出奇的一致。上至正嚴肅考慮將副業版圖往下界人間拓展的玉皇大帝,下至鎮守南天門的仙兵門衛,還包含苦苦絕食三個月總算飛來天庭直奔麒麟族長府邸準備物色未來座騎卻給過河拆橋的族長大人用麒麟角直接頂回了月宮的嫦娥、險些被她活活壓成一鍋兔肉鮮湯的苦逼玉兔,以及多次向妖仙吳邪洽談生子靈藥代言事宜無奈總被他叼著煙炸著尾巴毛爆著粗口拒絕的蟞仙人,十個神仙裡至少有十一個會不假思索地告訴妳,肯定是,必須是,只能是──麒麟族長全家出巡。

所以別發傻了,速速擦亮了招子來瞻仰!瞧!那位一身黑衣、一頭過腰的烏亮黑長髮,頭頂一對四叉鹿茸,左手抱著一隻小妖獸,肩膀上騎著一隻,右手又牽了一隻,身後另外還領著N多隻,一路踏著沉穩的步子走過來的冷面男神,不是帥死神不償命的麒麟族長阿坤哥,還能有哪位?

至於那一長隊粉粉嫩嫩萌萌軟軟哪怕啥都不幹光只是跟在親爹屁股後頭乖乖走路都讓目擊者忍不住要含淚捧心高呼賣萌犯規的小崽子,設若不姓張,又還能是哪一族哪一家出品?

除開神獸老大的強悍氣場和他家小妖獸們的激萌電波,不難覺察出來,週遭尚有來自樹幹後草堆裡半空中泥土地下的無數道視線交錯環伺,可這一大家子愣是走得安穩順利,啥干擾都無。蓋因以黑瞎子大仙為首的幾位先賢先烈的血淋淋奮鬥史已經讓大夥兒銘記了一則鐵律:麒麟族長的全家不是你家。要敢有所不軌,族長大人的鐵蹄踏平你全家。

 

砰!砰!

「呵啊──嗝!」

公然圖謀不軌者沒有,VIP席觀眾卻有一位,份量感十足的一位。

天蓬元帥用美人春睡的標準Pose橫躺在路邊的大石頭頂端,身畔兩只空空的小木桶實際上是被掃蕩殆盡的愛妻便當盒,邊做日光浴邊輕拍著十分充實的肚皮,順道打了個響亮的哈欠帶飽嗝。耳聽一聲聲脆脆嫩嫩的招呼問安入耳,一面想著胖爺我跟雲彩生出來的娃兒不知會是個啥樣啊,一面衝小妖獸們咧嘴而笑。

作為酷愛與妖精打交道的仙界奇葩一枚,「二師兄」清楚得很,麒麟阿坤這是要帶領自家的小崽子去放野──最強神獸一族的例行性體能訓練是也。他還曉得,老張家的孩子固然多到了他和雲彩的雙手加雙腳都沒法子數完的地步,這時被阿坤抱在懷裡的,必然是模樣生得最像他們的「娘」的那一隻。能大大咧咧地坐上阿坤的肩頭抓著那兩根漂亮鹿茸當扶手玩兒的,則是長得與「娘」第二像的那隻。被牽著的不用說,當然是第三像的了。

正常,這家人的出巡一向如此。

不過,又不正常。

轉動眼珠子瞥了瞥小妖獸之中的老大,頂著一對兩叉鹿茸繃著一張活脫脫便是親爹翻版的俊臉落在了隊伍最末尾並且隱隱散發出如果我掉隊消失了一定沒有誰會發現的落寞氣息的小傢伙,天蓬元帥又拍了拍肚皮,收回目光,問道:「小哥,怎麼今兒個就你一個帶小鬼頭們出來?天真呢?」

阿坤停下了步伐,淡淡地看向他。

假使能夠,請相信漆黑眸子裡倏然閃過的那抹光彩不是驕傲,真的不是。

薄唇勾起的那點弧度也絕對不是笑,得意的笑。

「安胎。」

停頓,補充:「三胞胎。」

 

 


 



评论 ( 35 )
热度 ( 16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