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何方妖孽?!》

當飼養員老張遇上騙吃騙喝的雪豹邪

突發小短文,靈感來自小熙傳給我的各種蠢萌雪豹圖www

我的惡搞文素來腦殘白爛,真的不要說我沒警告喔 XDDDD


01. 

天色漸暗,野生動物園送走了最後一批遊客,偌大的園區一下子安靜不少。

身穿飼養員制服的年輕男人步下吉普車,單手拎起一只沉甸甸的桶子,打開面前的鐵網門,走入雪豹散養區。

被一小群餓到雙眼放光的成年雪豹包圍應該多少會造成一些心理壓力吧?男人的表情和眼神偏偏沒有半點波動,顯然這份工作和這一群肉食性大貓對他來說都是熟悉之至。信步走到大塊粗礪岩石堆疊成的假山下,他才從桶中夾起一塊塊帶血的生肉,拋給四周的雪豹們。

放下...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前篇:萬水千山來見你/下

【萬水千山來上你什麼的,其實這樣理解也完全沒誤www】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第七篇第八篇

前篇傳送門:


03. 

長白山的雪,冰寒凜冽、剔透晶瑩,化為一縷薄透的輕紗、一匹無瑕的白絹,覆蓋著絕景處處的壯美湖山、蓊鬱深林。天地靈氣與造化的集結,不知曾讓多少身歷其境者心神震動,流連忘返。

可惜截至目前為止,吳邪都還不能算是其中之一,即便他已比九成九九的觀光客們更加的「身歷其境」。


嘿喲!嘿喲!踏著雪,六歲的男孩在杳無人跡的無名雪谷中緩步前行。

依然沒找著回去的路,...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前篇:萬水千山來見你/上

【二十年前,小吳邪與張小虎的初見】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第七篇第八篇


01. 

過去,吳邪不認識長白山。只是前些天自家爸媽吵了好兇好可怕的一架,爸爸一氣之下出了門,說是要去一個很遙遠的地方散散心透透氣,走前除了一個裝衣服的大袋子,順道把他也給拎上。

現在,吳邪更加不認識長白山了。

坐在樹下,雙手抱膝,他用力把眼睛瞪到最大,舉目四顧,除了滿地的雪,除了一棵又一棵積滿了雪而且長得好高好高的樹,其他什麼都沒有。沒有亮著燈的溫暖房屋,沒有他的爸爸,沒有回去的路。耳朵也沒能捕捉到他所渴...

【盜墓瓶邪架空】《Snow Black》Extra 03

前文傳送門:01-03Extra010405Extra02

其實原本沒打算要寫這兩回,只是之前被「Snow Japan」(2018日本冬奧滑雪隊)的海報燒到,忍不住腦補了一下,於是跑出這兩回來。


Extra 03 

同樣是每四年舉行一次、以全世界為範圍的頂尖賽事,冬季奧運在舉辦規模、影響力或者知名度方面,一向都無法與夏季奧運相提並論。可不是嗎?人們往往能夠不太費力地列舉出一位兩位在夏季奧運中表現優異的本國或外國運動員,但問起縱橫冰雪賽場的霸主,得到的答案十有八九是「黑人問號.jpg」。

不過,這一年的十一月中旬,距離下一屆冬奧會開幕已不到百天的倒數時刻,「冬奧...

【盜墓瓶邪架空】《蘇格蘭綺夢》上篇

五月底從英國回來之後寫的,寫了個開頭就放下來,然後就不意外的遺忘了。直到最近一兩天上網刷了好多愛丁堡與蘇格蘭的相片,又重新燃起了完成這篇故事的衝動。

我真的好喜歡愛丁堡啊!集古老華麗和蒼涼陰鬱於一體的城市,魔幻得無法言說。


01. 

當吳邪踏上Grassmarket,黑沉沉的天空終於落下了雨。

不是氣勢萬千的滂沱大雨,那不大符合愛丁堡──甚且是整個蘇格蘭的畫風。是雨絲,非常非常細的雨絲。綿綿密密,偏偏存在感極低,不遠千呎地從雲層中飄墜而下,及至落地,竟好像連一丁點聲音都沒發出來,也幾乎不對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構成攪擾。濛濛煙雨裡,大夥兒該幹什麼的繼續幹什麼,頂多加快...

【盜墓瓶邪架空】《Snow Black》Extra 02

前文傳送門:01-03Extra010405


正文請走AO3

其實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我還是又被屏蔽了(躺)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八:吸虎中請稍候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第七篇


雖然壓根就沒寫到什麼不能描寫的,我還是很自覺的AO3了。


【最後說一句,昨天,我無意間讀到一個故事,大約是民國二十年間發生在蘇州的真實故事。看完之後,《虎先生》就隨著我的眼淚和腦洞超展開了……】

【然後又是卷末工商,《水下三十米》簡體版通販請戳→,瓶邪舊本子少量餘本台灣通販請戳→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七:腦洞不是病,開起來要誰命?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

【第七篇番外開始之前我一定要強調,這個系列的本質是無腦無邏輯的腦殘惡搞,有夠無腦,真的!然後呢,再沒什麼意外的話,沒完沒了的虎哥系列差不多要結束惹~】


01. 

遙遠東方的地平線聳立著一座巍峨的雪山,叫作長白山。

長白山深處的地底裂谷盡頭聳立著一扇青銅巨門,門後住著山神大人。 

且說這天,山神大人睡飽了出門,愉快地登上他的專屬VIP席位。先召集了人面鳥與口中猴合唱團,高歌一曲《等你等了那麼久》,又喚來手下所有陰兵,隨著歌曲在裂谷中跳起了廣場舞。吱吱...

說句閒話

昨天把家中幾大箱的雜書和同人本全部翻出來整理一遍,理出了一些當年我多印了剩下的本子(當初想說一次印完省麻煩,哪想到過去三年根本沒辦法參加同人場,也幾乎忘了這些本子的存在Orz)。如果有台灣這邊的同學有興趣收本的,請私信給我,看是我開蝦皮超取或者郵局寄送都可以。

目前剩下的有:

*《麒麟家的妖獸戰隊》(140)──個位數

*《Go Around:空少筆記平行世界突發本》(110)──少量

*《犀利小三》(100)──少量


【盜墓瓶邪架空】《天長》

難得重發了BE的舊文,就連這篇也一起吧。

《天長》寫於2015年,所謂的「山難三部曲」之二(第一篇請戳這裡),故事靈感來自三十多年前真實發生過的一場山難,依然是個溫柔的BE。

話說第三部曲之前寫到一半又被我放下了,真應該趁這時候一起寫完才是。


黑色板岩堆疊出凜凜崖壁與瘦窄山脊,鋸齒狀的山稜尖銳冷硬,最高峰直直劃破高空中浮動的雲氣,將懾人氣勢伴同傲岸身姿狠狠烙入觀者的眼簾。可在稜線以下,比斷崖和碎石坡再低一些的地方,矮箭竹叢大片大片地鋪開來,將大半座山裹上了柔軟可親的碧色。繼續往下一些,更靠近谷地一些,還有錯落的湖泊山溪、蒼勁深邃的二葉松與冷杉林……

只有身歷其境者能夠真切知...

【盜墓瓶邪】《夢見》

寫於2010年的一篇原著向舊文,溫柔的BE出沒注意。


00. 

雨從天降,分明細密得猶如一面揭不去的簾幕,卻可以墜落得沒有一丁點兒聲息。


01. 

規律,並且持續,厚實登山靴底與潮濕馬路的接觸總不免要製造些許動靜。在落著雨的深夜時分,它們──沉穩的腳步聲──並不顯明,卻也不是那麼難捕捉。

行過一個路口,再一個,又一個。不緩不急的步伐卻在來到不知第幾個路口時一停,然後一轉。

凝望面前不知名的街,街燈光暈如一團團沾了水的顏料,於視野兩側渲染開來。雨幕裡,你微微蹙眉。

重新開步。 

隨著轉折,改變的不止有明顯縮...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五:寵物的教育不能等

【沒完沒了的虎哥系列,再度襲來!】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


01. 

「哥哥,你有養寵物嗎?」 

那是一個飄著小雪的傍晚,張起靈單手推著一輛約莫半滿的購物車,穿梭在超市的貨架間。

自打吳邪發現自家這位東北虎爺不僅上得了職場、入得了臥房,還有能耐從一堆殺紅了眼的婆婆媽媽姑姑嬸嬸手中搶下特價的牛肉豬肉魚肉雞肉,而且肉質不鮮不嫩絕不出手,日常採買就成了張起靈肩負的神聖任務之一。

步出在整間超市裡最喜歡的肉品區,虎先生低頭看了看捏在手裡的一張A4紙──吳邪手繪的採買清單,轉而往衛生用品區去。一...

【盜墓瓶邪半架空】《陸上三千里》番外

突發短篇番外,時間點在《陸上》華南篇與華東篇之間。 

靈感源於前些天台灣這邊的一則低能政治新聞(但是看沒看過那則新聞都不影響閱讀,頂多是看過的人最後會發現一個笑點),可惜我寫文實在太慢,這些天又有一些事情需要忙,幾乎沒怎麼碰電腦,耽誤到現在才完成,而且寫成了一篇好笑不好笑肉不肉正經不正經溫情不溫情的四不像,跪。 

沒什麼肉,我的肉廢本質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改變,不過這裡肯定還是不能發的,所以大家AO3請~ 

【工商:《水下三十米》現貨發售中,請戳淘寶傳送門 →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四:暖男你好,暖男再見

【每寫完一篇都覺得好了夠了我沒梗了,但是馬上又會莫名的冒出來一個新梗,虎哥有毒】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


01. 

十二月,日曆上的數字一天一天往上加,屋外的溫度一日比一日更往下掉。

暖呢,老早就供了。雪呢,下過也不知多少回了。松花江面已然結成厚厚的冰,中央大街上開始出現大型冰雕,聞名遐邇的冰雪大世界即將開門迎客。一掃炎夏時節的慵懶,養在虎林園裡的東北虎們在這個季節最是有活力,撲騰翻滾,追逐嬉戲。一地白雪把黃黑色虎紋襯得越發的濃豔,構成一幅美麗且獨具野性的景致。 

十二月的這一天,當虎林園裡的又...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三:在愛與腦洞之外

【天啊!是無腦的惡搞!】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


這幾天回了老家,比較沒時間碰電腦,上回說的那篇番外還沒辦法寫,先來個短短的段子,給正文沒交代清楚的地方做一點小補完。


01. 

都說野生動物各方面感知皆敏銳,其實人也未必差。這不,剛剛踏進辦公室,吳邪就察覺出好幾道分別從不同方位投向自己的脖子的炙熱目光。

他在心底笑了一聲,慢慢地脫掉大衣,解下圍巾。

果然,下一秒,伴隨好幾聲微乎其微的嘆息,滿含期待意味的目光一下子都收了回去。

嘿嘿!他又偷笑了。心裡一陣樂,臉上的表情卻有點扭曲。

現在是冬天,天天穿高領打底衫...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二: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一篇以卸下老張的偶像包袱為目的的惡搞文(笑cry)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


這一回很不幸的也繼續被屏蔽,所以一樣,請戳AO3

虎先生系列預計還有最後一篇番外,想寫張大虎帶著吳邪回長白山度蜜月,順便穿插一些他們小時候初遇的故事,也就是腦殘搞笑+肉麻兮兮+山裡開車+童年回憶......(等等這是什麼奇怪的情節組合?)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一:我的對象是隻虎

情節很扯、文筆很廢、人設和虎設(?)都很崩,慎入。

前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是說這一回依然難逃被屏蔽的下場,所以請大家移步AO3

(有可能會再寫一寫二十年前的小吳邪與小老虎的初遇,還有兩人的長白山蜜月之旅,張大虎還真是靈感製造機啊)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末篇

終於把虎哥的故事寫完了哈哈哈哈哈哈!

內心彈幕瘋狂炸裂的東北虎先生,究竟該如何降伏吳邪的腦洞?

前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


10. 

☆月☆+3日,大雪。 

最近吳邪有點煩,還有點悶。 

煩什麼?悶什麼?一是張起靈連著來了好幾天的大姨夫而且不知把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東北虎抱枕摺疊收拾到了哪個次元去,再沒拿出來過,讓他夜夜空虛寂寞覺得冷,只能對著這陣子傳遍全城的頭條新聞「松花江北岸驚見東北虎!夜夜瘋跑為哪樁?」附加的模糊照片乾瞪眼。二是這些天在家裡時不時會覺得後脖子莫名發冷活像被殺手被猛獸被好兄弟被變態蜀黍給盯住,但回頭一看,背後Always...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下下篇

外表淡定內心炸裂的東北虎先生的坎坷奮鬥史,前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

字數有點爆所以這篇還是沒完,不過下回真的要完了,真的真的 Orz


【呃,被系統通知屏蔽,只好再勞煩大家去AO3了。這像霧像雨又像風的審查標準我實在是掌握不到啊 Orz】


《水下三十米》今天飄洋過海到我手中了,本來想要自己拍幾張照片發上來的,但我發現我拍的實在是沒有阿瑤好,於是厚顏轉發惹。

真的太謝謝菇山社(尤其是魚和阿瑤)用心地設計出了這麼細緻有質感的本子與周邊,謝謝大家竟然還沒有忘記這個故事。從鮮網到不老歌到現在的lofter,所有喜歡過這個故事的人,都請接受我這一聲謝謝。

為三次元拚搏到肝腦塗地的這些年失去了太多無形的東西,被廢的二次元武功還沒練回來,看著自己的文字,偶爾會惶恐會懷疑會害怕會覺得不行啊別鬧了好不好。復健路迢迢,但我會繼續努力。 

最後工商一把,如果對本子有興趣,請戳這邊 →  ★...


虎先生正在思考他的求偶大業,所以那個,讓我夾帶一下私貨先(?)

想問問這邊的台灣的同學,有人會去逛CWT嗎?

已經告別CWT好多年了,前幾年真是想都不敢想,我現在在猶豫明年的3月場要不要再去報個攤玩一玩……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下篇

外表淡定內心炸裂的東北虎先生繼續奮鬥中,前文傳送門:上篇中篇

三無產品,只有各種各樣可能並不好笑的腦殘與白爛,慎入


08. 

再下來,張起靈過上了一段……妙不可言的日子。 

一下當人一下當虎──還得是隻假虎,世上大概找不出比這更技術的體力活了。雖說大張哥專業變身二十年,功力足堪應付,一身虎皮的穿脫不過是一秒鐘的工夫,偶爾仍不免生出頰毛炸起之感,深覺無語問蒼天──此處這個「天」字特指吳邪家臥室的天花板。

看官們肯定要問了,走了全職抱枕這條路,夜總會保安的工作咋辦啊?不咋辦,「抱枕事件」的隔天張起靈就辭了職。至於夜總會老闆聽聞此事究竟為何立馬給他結算了工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中篇

一隻外表淡定內心炸裂的東北虎的奮鬥故事,前文請走這邊

溫馨提示:沒有劇情,沒有邏輯,沒有意義,只有各種各樣可能並不好笑的腦殘與白爛,慎入


07. 

任職於建築事務所的吳邪通常在早晨七點多一些出門,擔任夜總會保安的張起靈則在凌晨兩點左右下工返家,中間隔了十八九個小時。

這十八九個小時,稱得上後者的虎生中最煎熬的一段時間。

重新變作人形,速速把臥室收拾整齊,恢復原樣──其中最難對付的要數他剛一翻身下地就嘩啦一聲整個兒垮掉的床。搞定了這些,張起靈趕緊再衝到廁所的鏡子前,以鬼璽秘法聯絡了同族。可他們聽完了他用最黑的臉色搭配最精簡的句子所描述的棘手狀況,不是驚呼原來那啥《白蛇...

《水下三十米》非常神速地準備要發貨了唷!

如果有需要修改地址什麼的,請跟客服聯繫。

如果還有想入手本子的,歡迎來戳 →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上篇

填坑途中冷不防地接錯腦迴路,開了個小差。

我只能說我的惡搞文一向都很蠢很腦殘很靠杯,慎入。

AO3傳送門

【文章好好的發了一個多月忽然間被系統通知屏蔽,我覺得很厭世】


【盜墓瓶邪半架空】《陸上三千里》27-55(東北篇+華中篇)

【全系列AO3傳送門】

第一部《水下三十米》(已完結)★本子預售中 → 

第二部《陸上三千里》(奮鬥填土中):華南篇華東篇華北篇東北篇-上東北篇-下華中篇

已經當了太久太久吃老本的廢物了,自己想想都覺得沒臉。所以其他的就不多說了,我去努力填坑了。


【盜墓瓶邪】《夜鬼》

非常非常非常老的一篇文,記得我當初寫這篇的時候,盜四都還沒出成實體書。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物質化」這個梗與「莊周夢蝶」的故事影響之下的產物,但是我的腦力就和筆力一樣貧弱,所以最後只寫得出這種東西。沒有任何的道理與邏輯,就是我的腦洞而已。

好久沒敢再寫原著向了,回頭看看還是挺懷念的。

(也在很多年前曾經授權這篇文給一位姑娘做了個合本,所以那時把檔案轉成了簡體)


──当夜幕低垂,是谁想起了谁?谁作了谁心里的鬼?

 

 

 


二月下旬,理论上的早春,更合适以残冬名之。

空气冰凉,即便山风的搅动平息了下来,仍彷...

【盜墓瓶邪架空】《空少筆記13:三觀毀滅戰》+新番外

開門見山先工商(喂!)

《水下三十米》簡體版預售還有十天截止,大陸購書請戳淘寶(台灣購書請洽麒麟天真閣),也歡迎轉發菇山社微博,參加抽獎活動~

接下來還是老樣子,雖然正文這回沒肉,摸不透Lofter謎一般審查標準的我,還是很自覺地AO3惹。

【盜墓瓶邪架空】《Snow Black》05

本來想拿這一回當七夕賀文的,但又不意外的底累了 Orz


前文傳送門:01-03Extra0104


Step 05


──神人的套路你不必懂,乖乖入套就對了。


作為一間頗具規模的室內滑雪場,除了雪,除了雪道,有桌有椅能讓人坐著趴著癱著甚至躺著的休息區也是必備,桌子椅子的數量還萬萬不能少。滑雪這項運動到底有多耗體力?沒嘗試過可真不要說你知道。

飄著泡麵香味的休息區門邊,吳邪迅速且熟練地脫掉租來的雪服與雪鞋,拎起它們,走向櫃檯辦理歸還。步速不慢,走姿十分正常,顯然屁股不疼,大腿也不痠不抖了。

他沒有察覺自身這些微小但真實的改變,還了所有裝備,...

1 / 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