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校園傳說之學長的復仇》

這個的續篇

白爛無腦不是謙虛話,我這個人一向誠實


夜深了,很深很深。

吳邪抱著一只裝了沐浴露和洗髮精的臉盆,走進男宿舍的公共浴室。

一如往常,浴室裡水氣蒸騰繚繞,就像起了薄霧一般,伴隨著持續不斷的水聲。一眼望去,過道兩邊十來個淋浴間的門貌似都是關著的,唯獨當中一間的門板大大地敞開。

某些人對於淋浴間的選擇會有偏好或堅持,但吳邪從來沒有,想都不想便走進那個隔間,也沒在意置物架上似是擺著幾樣別人洗完澡後忘記帶走的東西,這種情況太常有了。關了門,放下臉盆,麻溜地脫掉身上的T恤,再來輪到性感小褲衩…… 

「吳邪!」門外忽然傳來低沉的喊聲。 

不要問吳邪為什...

【盜墓瓶邪架空】《校園傳說之學弟的逆襲》

無腦小短文來一發

最近晚上有時候會溜進去家門正對面的大學玩滑板,玩著玩著就有了校園腦洞哈哈


──吳邪惹毛張起靈了! 

一天,不對,一個晚上,就僅僅是一個晚上。甚至可以更精確地說,不過就短短的兩三個小時,一則爆炸性八卦傳遍考古系上上下下。 

張起靈何許人也?考古系大四學生,擁有校草級的外貌和學霸級的成績,天天被各種崇拜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給包圍,本系外系明戀暗戀他的妹子估計可以從系辦公樓排到校門口去。然而入學以來,除非必要,絕少與旁人交流,更不愛參與系上的任何活動。甚至這四年來,系裡沒誰看見他露出過面無表情以外的任何表情,表現出毫無情緒以外的任何情緒。...

【盜墓瓶邪架空】【817賀】《福梨客棧》

毛茸茸妖精設定,怕被屏蔽,不敢打架

只生出來這樣一篇東西,我慚愧


這是一間座落在長白山腳下,被森林環抱的小客棧。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客棧周邊的自然風光美則美矣,距離那些個知名景點總歸不是一般的遠。客棧本身也是簡簡單單,一幢兩層小樓,四間窗口朝向各不同的樸素客房,一位掌櫃兼掌廚的,再加一位司機兼長工,報告完畢。

不過,住進這客棧的客人,最終無一不是帶著銷魂的笑容,一步三回首地離去。

為什麼呢?

因為客棧掌櫃的那張清秀乾淨的笑臉著實討喜,因為無口無表情的司機兼長工小哥渾身瀰漫著一股神秘的吸引力,因為這兒提供的早點晚飯總是超乎意料的豐盛且美味,還因為……...


【盜墓瓶邪架空】【中元文】《只在此山中》

一發完結

用了以前那篇《Snow Black》的設定


持續了十多個小時的大雪,估計是在夜半時分停歇。

又幾個小時過後,早晨八點十分,晚起的朝陽總算翻過了白皚皚的山頭,揮去蟄伏於山間的藍紫色陰影,為那打山頂延伸而下的陡峭雪坡與茂密樹林披上新色。

甫開始運轉的滑雪場纜車在極度冷冽的空氣中運行著,送下三三兩兩的人影。

早起的鳥兒有好雪滑──對於滑雪重度愛好者來說,這句話是真理。

迎著晨光,搶在大部隊出現之前,扮演起先鋒者一般的角色,駕馭著雪板高速滑下剛剛被壓雪車整理過的平坦雪道,滑過那一道道俗稱的「麵條雪」,絕對是至高的享受。

吳邪下了纜車,迅速地穿好固定器,迎著面前鋪展開...

【本宣】CWT52 瓶邪靈異本《心靜自然涼》出本公告




【本宣】CWT52 瓶邪靈異本《心靜自然涼》出本公告


書名:《心靜自然涼》──盜墓筆記衍生同人作品集之拾伍

作者:13-Moon /Bonepig + Calix

版型:A5膠裝、右翻直排、繁體中文

頁數:104P(共約四萬四千字)

定價:NT150

CP忘了自己是誰但突然間感到我很餓的鬼小哥× 包鬼住還包鬼吃的衰尾大學生吳邪

簡介、走向:撞鬼的霉運、見鬼的眼睛,讓你踏進不該踏進的樓層,看見那抹不該看見的黑影……想恐怖但最終不恐怖,沒想清水但最終真的超清水,服用請注意

試閱:請點這個lofter的「清涼一夏」tag

購書方式:CWT52...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番外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091011121314


明明是一篇什麼也沒發生的文,然而Lofter死活不給發,覺得心累

請戳AO3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完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091011121314


前面還有一個14章,不要漏掉唷


-Fin- 

七月盛夏,當空而下的陽光熾烈得像是能把柏油路面融化,公園裡此起彼落的蟬鳴聲簡直瘋狂。

吳邪瞇眼望了一會兒窗外的景象,而後轉身察看起邊上的牆壁。原先貼在上頭的幾張海報此時都被他撕了下來,手指摸過牆面,確定了沒有弄髒弄壞牆壁,又依序檢查了書架、桌下、床底、衣櫃,確認自己沒有不小心遺留下任何私人物品。最後走向門口,一手握住門把,施力轉動前又像是有些不放心一般回轉過身子,就著透窗而入的日光,慢慢地將空下了大半的屋子整個環視一遍...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14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0910111213


不想賣關子了,今天双更,直接完結


-14- 

回程的幾個小時,是吳邪所經歷過的,最難受的一段路。

不止是心理上的崩潰,生理上的耗損貌似也到了一個程度。來時暈車歸暈車,好歹還能躺在大巴的臥舖上,然而回程這一段,車子一到休息站他就搶第一個衝了下去,在廁所裡吐了個天昏地暗。

苦苦熬到天亮,終於抵達熟悉的城市,又像行屍走肉一般回到租住的屋子,他幾乎是立刻就倒在了床上。

閉上眼之前,朦朦朧朧地瞄到鬼小哥站在床邊,也隱約覺察出一道落在臉上的視線。心念一動,覺得對方有話要對自己說...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13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09101112


-13- 

彷若受言語召喚而來,不被光線直接照射的暗處,一抹如煙霧般飄忽的半透明白色人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縫紉機前。下半身坐定在凳子上,上半身往前傾,臉與台板靠得很近很近,近得幾乎要貼上去了。不停動作著的雙手也放在台板上面,乍一看好像在整理縫紉機機頭的卡線或斷針什麼的,可仔細再看,會發現那雙手只在台面上來來回回地摸索,似是在尋找著某樣東西。

找的是什麼東西呢?

吳邪一點也不想知道,無奈全身發冷並且僵硬,視線竟像是給一股無形的力量抓住了,怎麼也移不開。

直到肩膀被狠狠捏住。 ...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12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091011


-12- 

人與人之間,可能會有一種天生的牽絆,叫作血緣。

被此牽繫的人們,對於彼此的感情表現,對於這份全由上天賦予、無從選擇的無形聯繫,不會都是同一種模樣。

吳邪並非叛逆任性的孩子,相反的,他身上有一股這個年紀的大男孩未必能有的,真誠且乾淨的體貼溫柔。可這樣的他,跟父母的關係一直都不是太親暱。相較起來,他與自家爺爺或三叔的互動反倒要熱絡得多。

對此吳邪也有過反思,想到他小時候曾有過一段不算短的年月,父母鬧離婚鬧得極兇──主要是他媽媽希望離婚。在一次天翻地覆的大吵後,他老爹乾脆帶著年...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11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0910


-11- 

早上八點,大巴車風塵僕僕地駛抵一座被丘陵所環繞的縣城。天很陰,厚厚的雲層猶如篩網,把陽光該有的溫度篩得一乾二淨。如果不是一出長途汽車站就能瞧見人行道上擺著幾個早點攤子,恐怕很難把此時的陰鬱天光跟早晨這個概念做出聯繫。

吳邪環視幾眼陌生的街道,拿起手機傳了個訊息給老癢,接著走向距離最近的攤子。經過一夜的顛簸難眠,確實需要吃一頓來醒醒神。

小攤子瞧著不咋地,就是一個穿著油膩圍裙的胖大媽與一輛灰灰舊舊的手推車,東西的味道卻是真香。點了烙餅加雞蛋粥,捧起來一回身,卻發現週遭的每一張桌子都...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10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09


-10- 

想來是由於正逢五一,深夜的長途汽車站並不冷清,候車室裡的幾排長椅子都被坐滿或躺滿了。只是因著疲憊,因著困頓,因著內心的煩惱,或者各種不足為外人道的緣由,白蒼蒼的燈光之下,每一個人的神情都顯得有些僵硬麻木,乍一看像是戴上了一層面具。

吳邪站在牆角,腦袋垂著,上下眼皮就快要黏在一起。這一整天本來也夠他受的,上工前又讓老癢的一通電話驚得一魄出竅,等下了班回家簡單洗過澡,收拾了點東西,上網查過車班,便匆匆殺來長途汽車站。

車還沒來,單薄的眼皮卻已重到讓他無力支撐。就在吳邪恍恍惚惚要睡過去的時候...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9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08


今天双更,不要漏掉前面的08唷


-09- 

「吳邪!」

這一聲喊得輕飄飄的,有一點點驚訝的味道,女孩子的聲音。 

吳邪條件反射地要回頭,一串思緒驀地像飛箭一般穿過腦海,凍住了他的動作。

……不是吧?

一股銳利的涼意刷地一下從腳底直衝天靈蓋,下一秒,他變走為跑,內心的小人做出孟克吶喊貌:怎麼小哥一不在,馬上我又見了鬼?他娘的你們是都領好了號碼牌在排隊了是嗎?老子不是唐三藏,吃了我的肉也沒法保證下輩子從投胎開始成功的OK? 

「吳邪!」

那「女孩」又在幽暗的書架間喊了一聲。...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8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07


修了下設定與前文,之前寫得太隨意了,現在把吳邪改成了大二。對情節本身沒有影響,只是自己覺得更合理一點

另外09也會一起更,我已經強烈感受到了CWT的天窗危機


-08- 

伴隨五一假期的正式到來,偌大的校園一下子顯得有些空寂。信步穿過宿舍樓、教學樓、食堂,不難發現平日那股子鬧哄哄的氣氛淡去了不少。畢竟有整整四天的假,大家就算嫌路遠麻煩不回老家,不上哪兒走一走玩一玩也太可惜了。

踏過這股子在學期中難得會有的靜謐氛圍,循著環繞校園的林蔭道續行,走進那以海量藏書與氣派建築著稱的九大圖書館,映入眼簾的景象卻會顛覆...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7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06


-07- 

「吳邪,現在有空?」

期中考週結束了,五一假期展開在即。教室裡瀰漫的懶散、躁動與興奮加總,竟敵不過窗外飄來的一句話。

面對一下子集中至自己身上的數十道目光,斜倚門框的短髮美女沒有絲毫的不自在。雙手環胸,微微偏頭,瞇起畫著濃黑眼線的眸子,紅唇似笑非笑地一抿,一舉手一投足都透著大姊頭的氣勢。 

兩相對照,被她指名的傢伙氣場就弱多了。聞聲扭頭,只見一撮呆毛在頭頂上搖晃。

「阿甯學姐,找我有事?」

見美女點頭,還抬手對他勾了兩下手指,吳邪抽著嘴角呵呵兩聲,苦逼兮兮地出了教室。 

但凡...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6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05


-06- 

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斜射進屋,照得亮這個不算多大的空間,但不至於將每一個角落都浸透,也無法驅散屋裡迴繞的淡淡涼意。

鈴──鈴──鈴──

熟悉的鬧鐘聲傳入耳,把吳邪從最近少有的安穩深眠中喚醒。

意識確實是朦朦朧朧地醒了,然而身體極度貪戀被窩的美好。明知只是拖延時間,真能拖上的也不過就是短短的幾分鐘,甚至也不到一分鐘,還是禁不住拉高被單蓋住腦袋,背著聲音的來向翻了個身,只盼能將鬧鐘聲徹底驅逐。

鈴──鈴──鈴──

逃避無用,尖銳鈴音輕易穿透被單,繼續敲打耳膜。

他下意識地皺緊眉頭,把被子抓得更緊,全身...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5

前文傳送門:01020304段子


-05- 

夜還不到最深,正是夜市裡最熱鬧的時候。所謂的夜市也未必需要有太大的規模,幾個小吃攤子毗連著擺起來,只要位置、價錢、口味不是太糟糕,生意總不至於差到哪裡去。

吳邪坐在他過去偶爾會光顧的街邊小夜市一隅,夾在一群喝得酒酣耳熱的中年男人和幾對小情侶之中,獨自占了一張方桌。桌面不大,桌上的東西卻著實不少。啤酒當然不用說,一開就開了兩瓶。另外還有兩份涼皮、一盤燒烤、一盤麻辣串串香。

他確實是餓壞了,沒給惡鬼玩兒死,倒是先讓餓鬼上了身。見東西上了桌,頭一低,筷子一舉,不管不顧地先解決掉一份涼皮和一整盤燒烤。再配著啤酒啃掉兩支麻辣...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段子

前文傳送門:01020304


【我有家庭大精靈,你有嗎?】

凌晨三點。

安靜的小房間,平靜的夜。一切都在黑暗中靜靜地沉睡著,流逝著。

忽然,睡在床上的男人發出幾聲模模糊糊的呻吟,接著顫抖幾下,驚醒過來。


坐在被窩裡,探手往下身一摸,吳邪內心一陣崩潰。

大概這陣子都不方便窩在屋裡看片子,沒怎麼「消耗」的緣故,這回流出來的量有點多,內褲就不說了,床單肯定也沒法倖免,得趕緊換下來清洗清洗,要不那些痕跡等到天亮就洗不乾淨了。

可是……有難度。

做人可以不夠膽子,但不能不要面子。

他得想想辦法,怎麼樣才能在不驚動屋裡那隻悶鬼大爺的前提下……嗯?

陡然撲面的寒...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4

前文傳送門:010203


-04- 

啪嘰!空啤酒罐被猛然收緊的五根手指徹底捏扁。

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竟然就是吳邪在這當口唯一能夠做出的反應。

可憐他當了二十年的「麻瓜」,就算最近幾天撞鬼經驗值瘋漲,被逼急了居然也沒崩潰,而是主動開口邀請好兄弟談鬼生,表現出了輾壓一眾麻瓜的冷靜與膽識。可說到底,他吳邪就是個普通人。普通人會害怕的、會想逃避的、會不知所措的,他一樣也無法倖免。正如此時,瞪著這個在與他直線距離不足一米處無聲顯現的黑衣男鬼,哪怕苦苦要求人家現身的正是他,他還是讓沒頂的驚駭感殘酷地打回了原形。

嘴唇不受控制地顫抖著,身子僵坐原地,腦子空白一片。

幸好...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3

前文傳送門:0102


-03- 

渾身一陣寒顫,吳邪睜開眼睛,驚醒過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亮光,隨後,身周的景象迅速成形:書架、單人床、小衣櫃,牆面上貼著幾張建築海報,窗台上堆了幾本書……再正常並且熟悉不過的,他所租住的房間。

窗簾沒完全拉緊,透窗而入的陽光被屋內大亮的燈光淹沒。

有人劈哩趴啦不停地在說話,留神聽了一下,哦,原來是電視裡的晨間新聞聯播。

想抬一抬手,卻感到一陣痠麻。收回目光看向面前,尚未完工的作業攤滿了書桌。同樣擱在桌面上的兩隻胳臂帶著被什麼東西壓出來的明顯紅印子。

吳邪瞪著這些紅印子,感受著兩臂持續傳上的痠麻──不止,兩條腿也是麻的,外加...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2

前文傳送門:01


-02- 

老住宅小區裡的老單元樓,門外沒配套,門裡沒物業,總體來說就沒有太多人氣。上下班時間之外,基本一片安靜。

吳邪繃著臉踏進樓門,渾然未覺自己的走姿已經僵硬到了同手同腳的程度。行走間瞥了一眼緊閉的樓梯間防火門,猶豫了一小會兒,最終還是按下了往上的電梯按鈕。

彷彿就等著他似的,電梯門立即無聲地滑開。

仔細確定了電梯裡沒有任何人影鬼影,他踏進去,轉過身面對排成一列的樓層按鍵,冷不防想起來一件事。

那時他初來乍到,跟著房東大金牙來看房子。進了電梯,見樓層鍵上的數字「3」給人用紅色膠帶貼了個大叉叉,當下問了一句:「怎麼回事?這按鈕壞了?」而大金牙啥...

【盜墓瓶邪架空】《心靜自然涼》01

-01-

受夠了!真他娘的受夠了!

吳邪嘩啦一下從床上坐起來,抓起床邊的手機看了下時間,隨即忿忿地將手機甩下。甚至顧不得開燈,以最快的速度隨便抓起衣服褲子往身上套,然後氣勢洶洶地跨出房門,一口氣沿著門外的長走廊走到底,進了剛好停在二樓的電梯,使勁按下樓層鍵上的數字「3」。

門緩慢地關閉,電梯微微搖晃著上升。蒙著灰塵的鏡子映出一張頂著淡淡黑眼圈的年輕面容。

老單元樓的設備差隔音差統統都不是問題,鄰居素質差才真正是要命!好比住吳邪房間正樓上這位,平常安安靜靜,毫無存在感,可最近這幾個禮拜一反常態,一過晚上十二點就開始在屋裡蹦蹦跳跳拖家具摔東西,總要鬧上幾個小時才消停,到底是什麼毛病?知不知...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天師哥 x 狐狸精段子

集腋成裘:積眾多狐狸腋下的小塊白色皮毛,製成珍貴的皮裘,比喻積少成多。


吳邪是一隻有文化的狐妖。 

所以這一晚,面對著眼前那桿殺氣騰騰的「人肉降魔杵」,他毅然放棄了那已被證明不但無效還可能導致火上澆油反效果的裝可憐賣乖求饒路線,正色肅容道:「小哥,『集腋成裘』這成語你沒聽過?狐狸值老錢了,連胳肢窩毛都珍貴的!」 

張起靈認真聽完,上前一把扯開吳邪的上衣,抬起他的胳臂看了眼胳肢窩,道:「黑的。」又扒掉他的褲子,「黑的。」

鑑定完畢,果斷把妖一拎,扔上床去。 

結語:有文化的天師更強大。


【盜墓瓶邪架空】《So You Can Longboard Dance?》

双翹滑板高手哥 x 長板DC萌新邪,大學校園背景設定


「胖子,講真,你沒考慮換塊板子?我瞧你這張板差不多要給踩塌了。」 

大家都知道,九門大學行政樓前有個寬闊的大廣場,乾乾淨淨的石板地,幾級小台階,乃校內人氣最旺的滑板聖地是也。放眼場內,每上長板必抖音的妹子有,愛擺拍愛嘴炮的板混有,認真操板練招的好青年當然更是有,就連校外的熊孩子也愛踩著滑板車過來湊熱鬧。

大家可能不知道,九門大學考古系大樓後邊也有個小廣場,永遠灰撲撲的地面不是太平坦,外加超陡的一道大台階。上那兒練板的就只有兩種人了──技術過硬的高高手,不願當眾丟面子的小萌新。 

「哪裡塌了?胖爺我身輕...

【盜墓瓶邪架空】《空少筆記番外05:日有所思,夜有所……》

突發番外一枚

這系列前文太多,我就不貼傳送門了,有需要找的話請直接戳底下的標籤


01. 

這是一個儼如《一千零一夜》故事舞台的國家,一座華美如幻夢的古老城市。

堡壘石牆是經歷了風霜擦洗的赭紅,宮殿清真寺是耀眼的大理石白,錯落的民宅大多被漆成深淺不一的藍,牆面和拱廊點綴以五彩馬賽克花磚。當然也不能忽略掉存在感最最強烈的,城牆外如汪洋般無盡延展的黃色沙海。濃稠艷麗的異邦風采滿佔視界,每一種顏色都是鮮活奪目。夜風沁涼,駱駝驢子烈酒烤肉皮革柑橘番紅茉莉茴香……乾燥的空氣被混進了不知多少種味道,共同為傳說中的香料王國寫下一筆獨特的註解。 

身在古城邊沿的某座塔樓...

【盜墓瓶邪架空】《醫生,我有病》

吳邪嚴重懷疑自己有病。


清早七點,上午的門診還沒開始,九門大學附屬醫院三樓的骨科370號診室外已經排起了長長的人龍。當中既有坐著輪椅拄著拐杖的老爺爺老奶奶,也有雖然扶著腰跛著腳但動作怎麼看怎麼假怎麼彆扭的年輕姑娘──後者的佔比還真心不少。不是吧,竟然還有妹子舉高了手機跟掛在診間門口的醫生名牌玩起了自拍,好像光是能跟那三個字的名字產生一丁點兒聯繫就是一件極度了不得的事情。

新進的小兒科醫生吳邪遠遠地站在走廊拐角處,看了長長的隊伍幾眼,不假思索地一個背轉身──儘管經過骨科診間的走廊才是通往小兒科診室的近路。

得!他在心理嘆了口氣,今兒個又沒胃口吃早餐了。


上...

【盜墓瓶邪架空】《遺書》

2014年的舊文,當年寫給鮮網的告別,乍看像BE但實際不是。


真心需要時間證明,勇氣需要挑戰證明。這世界的善變與健忘倒是從來無須特意證明,因為無時無刻不是證明。 

在2015過去了很多很多年以後,在許多曾經轟動一時的藝人八/卦醜/聞被遺忘得連茶餘飯後拉出來隨口扯兩句的剩餘價值都不存以後,在演藝圈呼風喚雨的幾大唱片公司經過好幾輪吞併洗牌以後,在可以為了偶像各種脫序瘋狂的一大幫軟妹子都變成了挺著肚子奶著孩子的人妻以後。登上鳥巢辦演唱會的歌手團體已是族繁不及備載,什麼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花招噱頭都在那舞台上搬演過,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估計都被推到了太平洋彼端那加利福尼亞的海岸...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我不洗手,你咬我啊》

霍秀秀,性別女,芳齡一十八。名字起得簡單,出身來歷卻是大大的不簡單。霍家上面少說三代人都是警界裡有頭有臉有威望的人物,不折不扣的警察世家是也,是以小姑娘高中一畢業就毫無懸念地踏入警界,成為帝都總局下轄的九門分局的一份子。

別瞧這妮子年紀輕輕,身形苗條玲瓏,長頭髮白皮膚大眼睛尖下巴,穿起警服來更像是玩兒cosplay的網紅直播主,人家可真是有本事的!手裡的兩把刷子施展開來,就是局裡的老前輩都得喊一聲服氣。

哪兩把刷子?

一是不屈不撓,一旦有什麼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就非得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就是自家長輩的老底兒也照翻不誤。而且鬼點子之多,手段之怪,總讓人忍不住好奇,小姑娘到底是怎麼度過的童年?...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今天不下雨》

2014年的愚人節白爛文,鮮網快要掛掉的時候發在那裡,然後我就徹底忘了有這篇文的存在哈哈,今天才從電腦裡把它翻出來。

一言以蔽之,就是把空少筆記加陸上三千里再加上一點點天劫然後各種扭曲發酵以後揉出來的撒尿牛丸。

沒頭沒尾沒內容,我沒開玩笑。


蒼涼遼闊的戈壁礫石灘,孤零零聳立的幾塊黑色巨岩,一條半廢棄公路筆直地劃過大地。四野寂然清冷,杳無人煙,彷彿此地便是繁華的盡頭、世界的終極,最孤高而華麗的戰場,所有秘密與野心的最終歸宿。北風呼號,枯倒的胡揚樹無言接受千載以來第無數次的沙塵洗禮。火燒雲覆蓋了半邊天穹,殘陽懸在地平線上,灑落極豔極濃的一片紅。

拍廣告拍MV拍電視拍電影?考察尋...

【盜墓瓶邪/架空微惡搞】《狐出沒注意》

─起─ 

夕陽落到了山脊之後,天色漸暗。

以一片如巨型屏風般延展的雪山為背景,一輛乍看更像是白色的黑色LandRover行駛在蜿蜒於山腳田埂間的窄路,精準地轉過幾個被積雪覆蓋得難以辨識的岔路口,間或穿越幾片小樹林,最終,在雪原邊陲、小路盡頭,一棟兩層高的木屋前停下。

停好車,張起靈熟練地卸下鎖在車頂架上的雪板,踩著深及腳踝的積雪走向屋門。一步,一步,除了踏雪聲,再無其他聲響叩動耳膜。除了原木的深褐與的雪花的白,視野裡貌似也沒有其他顏色。

落腳此地已經兩個多月了,比起自己在滑雪場的工作,張起靈發現他更適應他用相當便宜的價錢租下的這棟老房子:地處偏遠,即便是雪季的節假日也感受不到...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