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817賀文】《大張哥,你掉的是金吳邪、銀吳邪,還是喝了老陳醋的吳邪?》

817倒數一個小時才有空寫,果然還是遲到了 Orz

白爛腦殘廢文一篇,靈感來自我之前在雪場的驚悚經歷,時間太倉卒了寫得比較隨意,總之大家看過笑笑就好。

沿用了《Snow Black》的設定,但沒看過那篇也完全沒關係。




穿過宛如白玉雕琢而成的樹林,穿過積滿厚雪的陡坡,纜車緩緩接近山頂。

吳邪坐在纜車吊椅一側,拉高雪鏡,任由微風裡飄舞的細雪輕拍臉頰。一面欣賞從視野裡緩緩流過的景色,一面用手按摩雙腿。

纜車吊椅明明坐得下兩個人,另一側位置卻空空蕩蕩,只見雪花呼朋引伴而至。

什麼?你問他的私人限定陪滑張大神哪兒去了?

私人個鳥!限定個蛋!那悶油瓶此刻正被前仆後繼在他面前表演花式摔倒的一票妹子團團包圍求扶起求安慰求手把手教學,恐怕樂得連瓶塞子都塞不住了吧!

我真是腦袋被纜車閘門夾了才答應帶梁灣她們來「雲頂」滑雪!

腳下的雪道基本就是一片粉白,偶爾才有一兩抹人影瀟灑地飛馳而過,激起一波波雪浪。前方後方能望見的幾張吊椅全都無人搭乘。也難怪,比起初級綠道,高級黑道本來就是相對高冷的存在。

磨了磨牙,吳邪奮力把眼前自動回放的刺眼畫面與耳畔全方位迴響的嫩妹子嬌呼聲甩開,收回目光。

纜車要進站了。

單腳踩著單板下纜車,不誇張,兩個月前初來「雲頂」雪場時,吳邪可是為此把兩瓣小屁屁都摔瘀青了,夜裡哀聲連連地趴在床上讓張大神給他揉了半晌──至於後者當時為何一副咬牙切齒手臂迸滿青筋麒麟紋身火力全開的狀態咱們就不探究了。不過此時,吳同學的滑雪功力比起當初已翻上了好幾番,見纜車進站,他神色自若地抬起安全護欄,將雪板板頭朝前,讓板底接觸雪面。接著在纜車吊椅滑到適當位置時站起身,右手一推椅面,身子順勢往前滑出去……

不對,沒滑出去!

推,再推。

人是往前滑了,卻完全沒法離開椅子,只是被持續運行的纜車吊椅在身後頂著走。

「嗯?」

扭頭一看,原來是垂掛在雪衣口袋外邊的票夾卡進了吊椅椅面與扶手交界處的夾縫。趕緊拿手扯了兩下,卡得太緊了,票夾紋風不動。

吳邪暗罵一聲,一邊在吊椅的推送下繼續往前蹬滑,一邊以更大的力氣拉扯票夾。很囧很無奈,但要說驚慌著急嘛,那還真沒有。因為他很清楚,按照滑雪場的安全規範,纜車站站員馬上就會把整列纜車暫停下來,協助他解圍。這一類事件對滑雪場來說稀鬆平常,特別在初級綠道上,根本數不清那兒的纜車吊椅每天要因著各種突發狀況而暫停多少次。

再徒勞地邊蹬滑邊扯幾下票夾,吳邪猛然意識到什麼,臉色咻地刷白,冷汗在一瞬間浸濕髮際。

纜車沒停!

匆匆轉頭往後望,尼馬,不可能衰成這樣吧?纜車站旁的小屋裡居然沒人!

吳邪徹底被自己的衰運驚呆,滑走的動作不由得一滯,再給吊椅一記推撞,頓時失衡,一下從椅子前方摔去了椅子的側邊,斜斜地「垂掛」在了扶手下。又隨著腳底下的坡道斜度加大,吊椅距離地面越來越遠,施加在雪衣上頭的拉扯感越來越強,眼看著整個人就要被雙腳懸空地吊掛起來。

最多再幾秒鐘,這吊椅就將轉過折返點,歪歪斜斜地吊著他往山下去。

幹!不止臉,他連嘴唇都發白了。回想起來時一路經過的雪道,積雪厚歸厚,陡可也是真陡!不折不扣的黑線高級道啊!

顧不得自己口中發出的慘叫聲有多毀形象,吳邪抓狂地以吃奶的力量撕扯票夾,綁在固定器裡的左腳難以動彈,右腳不管不顧地胡亂踢蹬。電光石火間數不出究竟多少念頭從腦中轉過:他媽的怎麼會有這麼不敬業的纜車站員你就是剛好去拉屎現在也該回來了吧?他娘的這幾十塊錢一個的破票夾為啥質量這樣硬?算我求你了你趕緊給我報銷行不行?完了完了扯不開我還是脫衣服吧……臥槽!脫不掉,今天穿的這套是連身衣!

靠靠靠!誰來幫幫我!

救命!小哥救命──


撕啦!

噗! 


進站,離站,長長的纜車沒有停止運行。

飄飛,旋轉,漫山細雪自顧自地落下。

吳邪動也不動地坐倒在雪地裡,第一天穿上雪場的帥氣連身雪衣口袋被扯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手中捏著一只破裂的票夾。死裡逃生一般的恍惚感讓他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愣愣地任由一張一張空空的纜車吊椅從邊上經過,任由雪花落得滿頭滿臉。

直到身側傳來雪板滑過雪面的聲音,花白的視界冒出一張難掩急切的臉、一雙不若平時淡漠的黑眼睛……

 

 

主持人:「感謝大家收看今日的節目!正逢『817情人節』,今日應邀前來的嘉賓是來自長白山、在過去這半年間大受全國矚目、成為無數花季少女夢中情人的單板滑雪隊伍『DAOMU』。他們將在接下來的單元中,與大家分享滑雪生涯裡的難忘點滴!」

「首先就讓我們來問一問『麒麟』吧!許多滑雪愛好者都有在雪場裡丟掉東西或者撿到東西的經驗,由於環境特殊,一旦在雪地裡丟了什麼東西,通常是很難找回來的,特別是手機啊相機之類的,這是很多人心裡的痛!請問『麒麟』,你在雪場裡丟過和撿過的,最貴重的東西是什麼?」

張起靈(秒答):「吳邪。」

主持人:「……呵呵!呵呵呵呵……那個,大家都曉得滑雪是一項很耗體力的運動,要是能在滑完雪之後吃上一頓美食,那就太幸福啦!接下來有請小張哥,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過去這個雪季裡,你在雪場上吃到的,最難忘的食物是什麼?」

張海鹽(微笑):「隊長餵我們的狗糧。」


评论 ( 30 )
热度 ( 28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