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不是不報

叮咚!

熟悉的鈴聲,熟悉的光線與空調溫度,熟悉的店面佈置。

在櫃台後邊淫/笑著玩手機的店員尤其他娘的熟悉。

「餓死了!」吳邪摸著肚子嚷嚷一句,三兩步直殺向櫃台,「趕緊的,有啥好東西都給你大爺我交出來!」

那店員正玩手機玩得投入,冷不防給嚇得一抖,條件反射地把手機揣進制服口袋。頂著一副半是淫/笑半便祕的糾結表情抬起臉,看清了吳邪的模樣,整個人隨即鬆懈下來,罵了一聲操,扯著嘴角道:「老子正──正琢磨著今晚是不是賺了一份宵夜,乾脆拎了過去麗娟那兒,你小子就──就來了。」

摸了摸耳環,他轉臉望向櫃台一角,又道:「瞧你那──那副小──小可憐樣兒,算了算了,你拿去就是。」

順著店員的目光看過去,吳邪的眼珠子一下亮了,頭頂幾根懨懨的呆毛都好像翹了一翹,「小雞燉蘑菇便當?上個星期新推出就賣得特別火的那個?老癢,我錯看你小子了,原來你的良心還在啊!真沒枉我昨天心情好,把你偷偷扔我籃子裡的幾條內褲都洗了。」

「就吃個便當,哪──哪來他媽那麼多廢話?」

被喊作老癢的店員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重新掏出手機,附帶一包菸,「你蹲這兒吃吧,我去抽根菸,有事兒喊聲。」

 

貌似人在年輕的時候,對於某些其實不合乎規矩但確實給自己帶來了方便對他人又似乎不造成──自以為似乎不造成──實質傷害的行為,特別的沒有抵抗力。

好比,在勞心又傷腦的家教工作結束後,來死黨打工的便利店要一些馬上就該過期廢棄的便當啊還是麵包什麼的充當晚餐。

吳邪捧著小雞燉蘑菇便當熟門熟路地往櫃台角落一蹲,一面在心中感嘆:別說,老癢真是良心發現了,連便當都提前給我熱好了!雖然提得也太前了點,現在摸著有點涼了就是……一面已經稀哩呼嚕地開吃。老癢這份店員的工打了差不多有兩年,這家便利店的情況吳邪基本也摸透了。因為地點的緣故,白天到傍晚店裡的生意都挺熱鬧,但晚上九點半過後幾乎就不再有客人上門。而現在已是夜裡十點過半……

 

叮咚!

簡直像故意要拆台打臉似的,門鈴忽然響了。

吳邪一愣:誒,來客人了?我該馬上喊老癢嗎?頭一抬,恰恰瞧見一抹深藍色人影走進視野邊角──來人顯然對貨架上的商品全無興趣,一進門便直逼櫃台。

這下子不喊聲也不行了,他無奈地從角落裡站起身,先向那位客人點了點頭,投以一個歉意滿滿的笑,然後張嘴。

「……嗯?」

發出的卻只是一個出乎意料的音節。

隔著櫃台,身穿深藍色衛衣、面無表情的年輕男人一見吳邪現身,一雙黑得嚇人的眼睛立馬緊緊地盯住他。一如男人的冰山臉,那視線同樣不帶什麼情緒,但實在太專注太有力了,居然看得吳邪愣在當場,完全忘了自己原本打算喊些個啥,就這樣怔怔地與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男人玩兒起了深情對視。也不曉得到底過了多久,總算吐出一句:「……我臉上沾了飯粒?」

想抬手,這才意識到兩隻手還分別捧著半滿的小雞燉蘑菇,抓著筷子。趕緊放下來摸摸臉,又舔了舔嘴唇。飯粒沒摸著舔著,落在臉上的眸光卻更顯得深沉,甚至……甚至他娘的讓他有點臉熱了!

直至這股謎樣熱度淹沒吳邪的耳朵並蔓延到脖子,被衛衣男佔滿的視界總算多出一道影子。

「看看看看啥啊?我兄弟吃的這個便當不是你之前買的那個!你那小雞燉蘑菇是自個兒忘了帶走的,我我我,我已經給扔──扔了!」

若覺得從老癢的語氣裡聽出了一絲一毫的心虛,百分百幻聽無誤。

吳邪相信自己沒有幻聽,卻不敢確定是不是生了幻覺。

聽著老癢的喳呼,衛衣男依然沒有表情,可在別轉目光的瞬間,波瀾不興的眼底分明略過了一絲意味不明的光亮。

 

叮咚!

便利店獨有的清脆鈴聲輕扣耳膜,拉回不期然飄遠的神思。

思緒回歸現實,吳邪望著面前貨架上擺放的一個小雞燉蘑菇便當,單手扶腰,一聲長嘆。

「小哥,當初也就為了一個便當,你至於嗎?」

站在他身邊的男人同樣看著這款已然好評熱賣了許多年的傳奇便當,沒有做出表情,沒有發出聲音,抬手輕捏他後腰的動作卻給出了最清晰而堅定的回答。

一個便當,太值了!

 




這是前些天深夜去便利商店買完便當忘了帶走結果一回頭發現便當已經給店員吃了店員還死不承認的怨念(笑cry)

當然如果店員是吳邪的話,買十個便當請他吃我都願意!

评论 ( 19 )
热度 ( 1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