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貓的報恩》序篇

【疑似暗戀著某個人的老張 VS 一隻疑似暗戀著他的怪貓】

【無腦無趣無邏輯 ×據說是惡搞 × 北爛慎入】

【意在挾帶工商的超級短更】




-序- 

星期日,清晨。

秋末冬初,空氣裡的寒涼已不是關上窗戶就能輕易隔離,單人床上熟睡的男人偏偏將被子冷落於一旁,只隨意地搭了一條蓬鬆的小毛毯,從胸口蓋到下腹。

忽然,「毛毯」自己動了動,竟然呼啦一下伸出四條腿來。再一看那圓圓厚厚的腳掌與嫩粉色的肉墊子,哦,原來這不是毛毯,是一隻體型偏大的白底藍虎斑色長毛貓。

盡情伸長脖頸與四肢,將醒未醒的貓兒毫不客氣地在牠的「人肉床墊」上伸了個大懶腰,腦袋隨即頂上什麼粗粗硬硬而且熱熱的東西。貓眼此時依然只是兩條細線,牠想也不想,下意識地用頭頂和臉頰輕輕磨蹭幾下那東西,然後才懶懶地睜開眼,抬起頭。

一秒,兩條線變成兩個圓。

下一秒,咚!

 

身上的溫度與重量驟然消失,同時,重物墜地的悶聲進入男人的耳膜。

他挑開眼簾,起身,下床。踏地的兩隻腳掌準確地避開了四腳朝天摔在床下並呈現全身僵直瞳孔放大極度驚恐狀的長毛貓兒,毫不遮掩地挺著自家那精神到完全掙脫了四角褲褲管束縛的兄弟君,進浴室漱洗去了。

 




先發個短短的序出來,因為今天是毛茸茸妖精本簡體版預售的最後一天,我一定要無恥的挾帶廣告來更新一下(毆)

之前狂寫毛茸茸的那陣子,其實我就很想寫一個「有一天,老張撿到了一隻古怪的挪威森林貓」的故事,只是當時時間不夠,又覺得那故事很可能寫著寫著篇幅就會爆,氣氛也與其他的毛茸茸故事有很大差別,於是忍住了。

雖然毛茸茸本子已經出了,我還是一直很想寫挪威森林貓,昨天想想,乾脆換個思路,先來寫個輕鬆的惡搞短篇過過癮吧! 

好啦,最後又是工商時間,《妖精》簡體版預售只到今天(4/30)為止!

★ 瓶邪架空毛茸茸《我是妖精我怕誰?》

繁體版簡介繁體版通販

簡體版簡介簡體版通販


评论 ( 10 )
热度 ( 1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