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是!虎先生》番外:暖男你好,暖男再見

【每寫完一篇都覺得好了夠了我沒梗了,但是馬上又會莫名的冒出來一個新梗,虎哥有毒】

正文傳送門:上篇中篇下篇下下篇末篇

番外傳送門: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




01. 

十二月,日曆上的數字一天一天往上加,屋外的溫度一日比一日更往下掉。

暖呢,老早就供了。雪呢,下過也不知多少回了。松花江面已然結成厚厚的冰,中央大街上開始出現大型冰雕,聞名遐邇的冰雪大世界即將開門迎客。一掃炎夏時節的慵懶,養在虎林園裡的東北虎們在這個季節最是有活力,撲騰翻滾,追逐嬉戲。一地白雪把黃黑色虎紋襯得越發的濃豔,構成一幅美麗且獨具野性的景致。 

十二月的這一天,當虎林園裡的又一批遊客因著老虎撲上遊園車的鐵網而發出驚呼,哈爾濱的另一處,一身工裝、肩背登山包的東北虎精張起靈在層層疊疊的腳手架上一個縱身,登上離地七八十米高的工地樓頂。

今日分明無風,冰冷如刀的空氣卻在他仰頭望天的剎那流動起來,彷若憑空而起的一陣小龍捲風。風中飄落幾根漆黑粗長的鳥羽,再後,嗖的一聲響,一團巨大的黑影瞄準了他,自高空俯衝直下。

乖乖!莫非哪裡來了什麼道行高深的雞精鳥精飛機精飛彈精,妄圖破壞哈爾濱市的和平?或者就是捱不住北地的酷寒,肖想擁有一張暖呼呼的頂級虎皮毯?

面對變故,虎先生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電光石火間抬起左手按牢了心愛的虎紋安全帽,右手卸下背在肩上的登山包,使勁兒往空中一扔。

你完全可以在想像這幅畫面的同時自行搭配喜歡的音效,但事實上,不僅沒有轟隆隆的術法炸裂聲,來歷不明怪物的慘叫聲也沒得有。隨著那只鼓鼓囊囊的登山包以賽導彈的凌厲勢頭竄上高空,嗖──對,僅僅是又一聲創意含量等於零的嗖,怪風、黑影與登山包一併消失,好像這一切不過是工地伙食過分難吃難消化所導致的幻覺。

近處,羽毛打著轉兒落地的細微聲響只有老虎耳朵聽得見。

遠處,一抹黑色鳥影筆直地朝東南方飛去。 

確定黑影飛出了城市地平線,張起靈收回目光,調整了一下被風吹歪的安全帽。偏長且微亂的瀏海不變,淡然的眼神不變,鎮定自若的氣場不變,上一趟搬磚時臉頰手心蹭上的灰土同樣沒掉半點,獨獨嘴角往上勾了似有若無的兩度。

自信、內斂,就是這種範兒。 

「小張──張──張──張──」樓底隱隱又傳來工頭的呼喊聲。 

張起靈一秒繃直嘴角,轉身踏過腳手架鋼管,攀躍而下。

 

 

02. 

一樣的日升日落,一樣的上班加班下班。公路大橋下的江水一樣凝止如鏡,大車小車組成的長龍一樣於水泥叢林中遲緩流動。

然而,一樣的表象之下,總會有一些不一樣在發生,或者轟轟烈烈,或者悄然無聲。 

十二月的這一天,哈爾濱市疑似逃過了一場謎樣的危機。

身為可能得到了拯救的芸芸眾生中的一員,吳邪對於自家虎先生的偉大舉動顯然一無所知,此刻正站在擁擠的公交車裡,拽著拉環,滑著手機。

滑什麼?難不成他也關注了「搬磚第一帥」的快手帳號?

湊近細瞧,沒見扛著磚頭的工裝帥哥在手機屏幕裡瀟灑來去,只見各式各樣引人垂涎的火鍋圖片:香雞火鍋、涮肉火鍋、四川火鍋、海派火鍋、九宮格火鍋、年糕火鍋、鮮魚火鍋……

天太冷,即使公交車上有空調,並且戴著羊毛含量百分百的觸屏手套,手指頭的反應還是顯得僵硬遲鈍。不打緊,反正堵車,時間多得是,吳邪就這樣慢悠悠地把團購網裡看著不錯的哈爾濱本地火鍋店代金券都給買過一輪,外加幾大罐子號稱農家自製的醃白菜。

在滴水成冰的冬天,瀏覽各色火鍋圖片絕對稱得上是一種視覺享受,跟望梅止渴差不多意思。買買買!繼續買!心裡有個聲音在咆哮。可惜,再一看微信錢包裡的餘額,快感與衝動立馬成了浮雲。趕緊強迫自己移開視線,抬頭望向窗外,而這一望,映入眼簾的凜冽冬景又令他條件反射地打了個顫。

然後,不期然但也不意外地,想起了自家那隻磨人的大妖精。

果然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虎毛不會暖。如今無論穿上多紮實的羽絨、多細密的羊毛,論起保暖度和舒適度,終歸是遠遠不及他那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私人限定的純天然超智能全自動多用途東北虎毛毯。

回想著日常吸虎擼虎的各種爽,手指無意識地滑過手機屏幕,不知觸到了團購網上的哪個鏈接,一個新頁面跳了出來。

所謂手滑,不就是這麼回事?

回過神,吳邪先是一愣,隨即要關掉那頁面。可還沒動作呢,又不知聯想到了什麼,看著網頁上的商品圖片與幾句廣告詞,眼珠子竟然亮了起來。接著,一點一點的,雙眼與眉毛一起彎成四道笑弧。一如他給人的一貫印象,笑容很暖、很好看、很乾淨、很柔和,卻又詭異地摻了那麼一絲絲一縷縷與他的既有氣質扞格不入偏也渾然天成的……誒,淫、蕩?

查詢微信錢包餘額時的心痛感瞬間被拋諸腦後,頂著想壓抑但不成功以至於逐漸滲透了整張臉的淫笑,右手拇指照準了網頁上的「立即搶購」,用力點擊。 

與此同時,公交車輾過馬路邊上大片濕滑的黑冰,緩慢靠站。

 

 

03. 

十二月的那一天的兩天後,放工時刻,張起靈收到人面鳥快遞送回的登山包。原本滿滿一大包的虎毛變成了自帶風騷妖氣的一雙虎毛手套、一件虎毛背心,噢,還有一條虎毛丁字小褲衩。長白山蚰蜒族長老群「親腳」縫製而成,質量絕對過硬。

整整一個月不動聲色地滿屋子收集自己身上掉的毛的辛苦,馬上就要收到最甜美最豐厚的回報。保持雷打不動的一號表情,虎先生已經開始認真地擬定把吳邪扒光了洗乾淨幫他穿上這一套保證合身又保暖的情趣內衣褲再扒下來然後舔舔咬咬嗯嗯啊啊噗噗啪啪的A方案B方案C方案D方案……

嘖!不能再想,否則工作褲又要繃破了。人類的衣服質量就是不行。 

張起靈將登山包甩上肩,跨上自行車,長腿一蹬踏板,絕塵遠去。

 

 

04. 

十二月的那一天的兩天後,加完了班,吳邪返回小區。腳步是難得的輕盈,身上背著的包卻比平日沉了不少,因為裡面多了三大瓶最近在網路上大受好評具有滋養柔順芳香蓬鬆護理等多重功效的高檔寵物洗毛液。

在公交車上團購洗毛液順便幻想了一些不能描寫的情節結果又流鼻血又坐過站往回走的途中還踩上黑冰滑跤實在蠢,好在凍手凍腳凍屁股都是值得的。今晚,絕對要把張起靈推進浴室扒光,給自己打上滿手的泡泡,好好地搓一搓洗一洗他那條既粗且長的老虎尾巴,順便幫他長長姿勢,體驗一把傳說中的泰那個國那個浴……

幹!怎麼又流鼻血了? 

吳邪摀住鼻子,飛也似的刷卡進門搭電梯,直奔自家而去。

 


评论 ( 22 )
热度 ( 9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