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惡搞】《麒麟家的妖獸戰隊》前傳之一

我從哈爾濱回來啦!滑雪滑到全身好像被卡車輾過一樣痠痛 XDDD

於是現在,煩煩的工商又出現惹。

《水下三十米》簡體版預售ING,購書請戳淘寶(台灣購書請洽麒麟天真閣),轉發菇山社微博還有抽獎活動,歡迎手滑轉一把^^



溫馨提醒:腦殘惡搞,毛茸茸,生子有,雷者注意!

正文在這邊 → 



麒麟家的妖獸戰隊.前傳之一:史上最強混種妖精誕生記事

 

 

01.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上有天堂,下有神州八荒。蒼茫遼闊的大地分成了大大小小許許多多個國家,其中有個商業特別發達的富裕小國名喚長沙,國內住著成千上萬的老百姓,也住著狗妖一家。

靠著手底下的一幫猛犬,英氣逼人的當家狗爺爺在長沙國都城開了一家狗五鏢局,混得是風生水起,娶了氣質優雅的狐狸奶奶,生了三個性格各異的兒子。其中個性最老實敦厚的大兒子長成後不愛哪一座山上、哪一片水裡的妖精,偏偏愛上了一個人類姑娘,而且還是個強悍潑辣的官家小姐。

郎有情、妹有意,血統身分地位統統滾邊去。人妖聯姻十個月後,春暖花開的三月天,這對夫妻誕下了一隻白嫩嫩胖呼呼圓滾滾的……

狗?

狐狸?

人?

「咯嘰咯嘰!咯嘰咯嘰……」

逗弄著裹在襁褓裡的長孫,摸一把小男嬰頭上尖尖軟軟的獸耳、屁股後頭毛茸茸的尾巴,又看了看那雙比小狗兒更要來得圓亮清澈的大眼睛,歡喜之餘,狗妖爺爺莫名地感到一陣心虛。

「我怎麼覺得,咱們家好像生下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02.

春桃夏荷、秋菊冬梅,三伏天的綠蔭連綿如傘蓋,三九天的雪花堆疊若白毯,大地總是輪著更換不同顏色墜飾的衣裳。馬蹄聲、車輪聲,行人談笑,小販吆喝叫嚷,長沙國的都城一向是如此繁華熱鬧。

可惜,狗五鏢局的「少少主」,一轉眼已經長到六歲的小關根基本不曾出過家門。人狗狐混血的小傢伙不用修練便天生擁有人形,卻又頂著一對尖尖的狗耳朵,拖著一條白黃色的狐狸尾巴,小扇子一樣的睫毛撲閃撲閃,深褐色的大眼珠子就如浸在清水裡的兩顆玻璃彈珠。靠!啥都不用幹,隨便就把巷口魯老二家那隻沒事就愛滿街打滾賣萌開M字腿的驢蛋蛋給完爆,帶出門去真不會被怪叔叔怪阿姨給拐跑?

──沒錯,是關根,不是吳邪。玉皇大帝賜名的設定忘記啦?誰說狗妖爺爺姓吳來著了?

也可惜,有一句俗話說,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把「人」替換成「妖」同樣適用。

那天,一如往常,老當益壯的狗爺爺清早起床打坐片刻,運了運功法,隨即便去前廳聽取從各處分號回傳的匯報,交辦打點各項事宜,順道與一位專營珊瑚寶石買賣的新主顧做著出鏢前的最後確認。

也如往常,他的大兒子不曉得又如何惹著了剽悍的親親老婆大人,此時正給人家揪著耳朵拎出被窩往搓衣板上拽,合著夫妻倆是把體罰當情趣了。

誰也沒發現,小關根搖搖擺擺地溜了出來。

光天化日之下,怕黑的小妖精可勇敢了。手裡捏著一根自家三叔給的鹽水冰棒,一口氣穿過兩座小花園,沿了迴廊轉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個彎,蹦蹦跳跳地來到前廳邊上的廊簷底下。

長廊的盡頭已然在望,他不由得加快了腳步。眼看著就要拐過第九個彎了,碰!不想眼前突然一黑,額頭撞上了一樣軟軟的玩意兒,整個人登時重心不穩,一屁股往後坐倒。手一鬆,無辜的冰棍兒飛出去,在旁邊的石柱子上砸得腦漿迸裂,斃命當場。

「哎喲!」

一吃痛,因興奮而直豎的耳朵立馬垂了下來。小關根癟了癟嘴,捂著腦袋抬起頭,發現面前是兩條腿,又長又直,肯定是大人的腿。順勢再往上瞧,怪哉,沒見著臉,只看見兩座小山。

咦!這什麼意思?哪裡的小山自個兒長腳走我家來了?

正納悶著,「兩座小山」蹲了下來,一張陌生的女人臉孔映入眼簾。

四目定定對視,須臾,小關根咧開嘴衝對方笑了,天真無邪帶傻氣的笑。呼應著「重新振作」的耳朵,粗長膨鬆的毛尾巴在背後搖了起來,可帶勁了,拍得地面啪搭啪搭直響,帶起一小團灰塵。

「哇!妳好漂亮喔!」

長廊靜靜,童音稚嫩且清晰。

「阿、姨。」

 

 

03.

一炷香的工夫後,給那位做珊瑚生意的老闆請來當貼身保鏢的美豔女蛇妖阿甯挺著胸器扭著屁股走進鏢局前廳,加入老闆和狗妖爺爺的對話。一張俏臉不知為何繃得彷彿結了霜,言談間稍一張口,嘴角與口中的毒牙貌似沾了血跡。

三個時辰後,急得滿頭大汗的狗妖爺爺總算在花園裡的一棵歪脖子樹下找著團成了一只小毛球的孫子。仔細檢查,人事不醒的小關根從頭到腳一樣零件也沒少,只是脖子上多了兩個冒著黑血的深深傷口──毒蛇的咬傷。

 

 

04.

命定的那一日,當狗妖家的倒楣長孫完成了從三重混血到四重混血的進階,睜開一雙金色的蛇瞳,開始踏上他傳奇的「妖生」,遙遠遙遠的九重天外,凌霄寶殿內,王母娘娘衝著玉帝揮舞起了愛與正義的打神鞭,清水喝不飽,要肉,大塊肥美東坡肉。

同一時間,距離長沙國不是那麼遙遠的千里以外,十萬大山環繞的巴乃國邊境某處,已然把流浪漢形象COS到了極致的失智,修正,失憶麒麟族長阿坤在一幢破破爛爛的高腳樓裡醒來,淡定地換了個姿勢,又睡了。

 


最後再來一張當年Calix同學給毛茸茸妖獸系列畫的草圖,回頭看看真心覺得好可愛啊!



评论 ( 13 )
热度 ( 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