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半架空】《陸上三千里》09-26(華東篇+華北篇+小番外)

聽說工商要放開頭才能達到讓人不想看又不能不看的效果 XDDDD

《水下三十米》簡體版預售中,因為我真的很害怕讓代理賠錢所以我要努力宣傳!有興趣的話請戳淘寶頁面(台灣購書請洽麒麟天真閣),也歡迎參加菇山社微博的轉發抽獎活動,非常感謝~


然後是《陸上》正文,因為這系列的每篇都難免有一兩勺肉,所以要請大家移駕AO3:華南篇華東篇華北篇

最後呢,我寫了一篇非常非常短小的華北篇番外,請一定一定先看過華北篇正文再服用唷 ↓↓↓




Side Story 01

 

下午近傍晚,或許因為還不到晚高峰,從東四打車到西單,耗去的時間並沒有預想來得久。當吳邪與張起靈走下出租車,距離與胖子約定的碰面時間竟然還有二十多分鐘。

看著周圍攢動的人頭,吳邪滿腦袋問號,完全想不明白胖子挑這個地點跟他們碰面,打的是什麼主意,難道西單商場裡有那麼一間密室也藏著什麼寶貝明器來著?但等他再掃一眼週邊的百貨商場,瞬間靈光閃動,簡直想給胖子的無心插柳怒點上一百八十個讚。

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

是了,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於是乎兩分鐘後,吳邪拽著他家那位「大孩子」走進某間商場,站定於滿滿一整櫃子的男用香水前。

實話說,他對香水沒有多少認識。望著琳琅滿目的別緻香水瓶,不說哪一個牌子好了,就連該往哪裡噴都不知道。

不動聲色地觀察了一下其他人的動作,他取出一張試香紙,拿起一只四四方方的玻璃瓶。瓶中的海藍色香水輕輕蕩漾。

噴上幾滴,捏著試香紙在空中輕輕扇兩下,湊到鼻尖前。本來他就不懂香水,自然也說不出什麼名堂,只覺得嗅到了一股微妙的辛辣味。

「小哥,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香水。」

其實味道不重要,重要的是「香水」這個概念。

吳邪把試香紙遞到半瞇著眼睛做愛睏貌的家養「禁公」面前,「噴了這個,我身上就會有味道。如果我跟誰靠得比較近,那人就可能也沾染上味道,好比等一下我遇上胖子……不對,胖子的表面積太大,可能沒辦法……」 

張起靈探頭嗅了一下試香紙,隨即把臉一別,微微地蹙起眉毛。這顯然不是他喜歡的味道。 

吳邪被他的反應逗樂了,想也不想地抽出第二張試香紙,挑了另一瓶同樣是藍色調、模樣像個小酒瓶子的香水,重複一遍試香步驟。

嗯,這一回是挺濃厚的花果香味。

「小哥,你再聞聞這個。」

第三瓶,白金雙色,設計得比上一款更像個酒瓶。

鑽入鼻腔的香氣果真帶了一絲絲酒味。

「還有這個……」

 

二十分鐘後,走出商場,重回熙熙攘攘的大街。吳邪一面努力地收斂嘴角,極力掩飾自己已經笑到兩眼泛淚光的事實,一面在心中感嘆著:不管國貨洋貨、街香個性香,果然全都比不上極品禁婆香。

千萬別提醒「吳爸爸」,他走進商場的最初目的,是要讓他的「叛逆孩子」更深刻地認識到自己先前犯下的錯誤。 

與此同時,「禁公」老大黑著臉跟在一旁,礙於人設無法公然炸毛,只能在心裡堅定地想著:以後誰再敢把亂七八糟的香水味弄到吳邪身上,他就去把那人手撕了。

 



评论 ( 27 )
热度 ( 5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