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空少筆記番外03:重點在哪裡?》

從論壇上刷出那張照片,吳邪的內心絕對是崩潰的。 

那是一張相當清晰的自拍照,一名長相不壞的年輕男人,趴在一個小房間裡的一張小床上,對著手機鏡頭露出十分愜意的笑容。觀者的焦點卻很難在男人的笑臉上停留,百分之百且自然而然地會順著他的肩胛、背部一路往下看、往下看,看向那極其醒目地佔據了畫面中心位置,大大方方地露在白被單外頭的兩團屁股蛋子。 

不過,呃,敢問吳邪同志,這張照片有啥問題?

男人的裸體罷了,難道您看得還不夠多、不夠飽? 

對,沒錯,說起男人的裸體,他從小到大的確看得不少,近來更是越看越多,還是最頂級最火辣最凶殘最養眼的男人裸體──至於看得飽是不飽,抱歉,不在本次探討範圍內。

可是,這張照片確實有問題,大大的問題。

首先,照片主角的身分,是九門航空的某位空少,上線還不滿三個月,最新最菜的一批。

其次,照片被拍攝的當下,那貨正在服勤,長沙到倫敦的長班。

再來,這張照片的拍攝地點,是飛機上的組員專用休息室。 

腰部突然一緊,肩膀同時一重,溫熱的吐息噴在頸邊。

兩根手指貼上吳邪的眉心,輕輕地按了按,似要推開他緊皺的眉。

抬起頭,與面前落地窗玻璃映射出來的人影對視幾秒,小空少重重地嘆了口氣。何止兩道推不開的眉毛?整張臉都像嚴重便祕似的糾結扭曲了。

「小哥你看吧,論壇剛剛發出來的人肉帖子,那小子……簡直奇葩啊!」說著,他把手機遞給張起靈。 

鬆開一手接過手機,看了一眼螢幕上的照片,Captain Zhang的眉毛也微微地蹙起來。挺直了身子,另一手隨即也鬆開,拉著吳邪一百八十度轉了個身,與自己面對面。

一道若有實質的目光停留在臉上,一隻微溫的掌貼著後脖子撫摸了幾下。吳邪知道,張起靈在安慰他,無奈內心仍舊有無數隻草泥馬來回狂奔,蹄子揚起的漫天煙塵拼出一個大寫的囧:他奶奶的,那小菜鳥的腦子到底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居然好意思在組員休息室裡脫光了趴床裸睡外帶自拍留念,留完了念還要把照片上傳微博昭告天下,這讓睡在他之後的crew情何以堪?娘的咧,誰曉得那床單被子上沾了多少根毛?以後服長班是不是還得自備睡袋?為了大家的身心健康著想,我是不是該私下跟三嬸提個建議,把咱們公司所有機上休息室的床單都收回來好好消一次毒? 

這廂,吳邪的思緒越跑越遠。那廂,張起靈的手也不惶多讓,已然離開了前者的脖子,循著他的背脊往下滑,經過後腰,五指大張地停在了他渾圓的臀部上。色氣非常地捏了一把,又一把。 

「吳邪。」

定定注視小空少苦惱萬分的臉,Captain Zhang開了他的金口,語氣懇切誠摯,表情堅定認真。

「不要難過,你的比較翹。」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