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空少筆記番外01:男人的浪漫妳別猜》

【寫在前面】

《空少筆記》系列的番外篇非常之多,當年總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完全沒有按照順序來,應該給看文的人帶來了很大的困擾。

趁著這次修文重發的機會,把所有番外與正篇的先後順序理了一下,接下來也會按照順序把這些番外重發出來,也可能會多寫幾篇新的吧。



空少筆記番外01:男人的浪漫妳別猜


 

01. 

十月上旬,長沙黃花機場。

七天的長假已進尾聲,這時的出境大廳熱鬧歸熱鬧,總歸是沒有了前些天那種忙亂擁擠直可與步行街五一廣場一比的誇張氣氛了。

所以這位以一副輕便但不失時尚的造型從鏡頭的一角切了進來的年輕姑娘沒怎麼看路,肩背Prada高菲包,一手拉著銀閃閃的Remowa登機箱,一手抓著一本厚厚的旅遊攻略書,以一種乍看之下更像抱佛腳的考生的態勢,半低著頭走過自動電扶梯,走過長長的通道,走過光潔的大理石地面與偌大的玻璃窗,走過一間間的免稅品商店,走過…… 

碰!

「哎喲!」

嘩啦啦──啪! 

也不曉得是啥時稍微走偏了方向,驀地身子一震,迎面撞上一堵肉牆,手裡的書啪啦一下落地。 

即使這堵牆不算太硬,她還是感到眼前黑了小半秒。

至於下個半秒,還有接下來的很多秒,充斥視野的是另一種黑。 

一個男人,黑髮,頭上戴著一頂黑色的大蓋帽,筆挺的黑色西裝外套與西褲,一塵不染的一雙黑皮鞋,身邊拖著一只黑色行李箱。低頭看了看那本攤落在地的《地球步方:英國》,一言不發地蹲下身子,撿了起來。 

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這個男人,姑娘真心以為,對方外套袖口那四道象徵職業的金槓已經很閃很閃了。

待男人直起身子,她隨即發現,自己錯了,錯很大!

這個人,微長瀏海下那一張能跟眾多當紅一線男明星叫板的臉皮,那兩道微蹙的濃眉,那一對幾乎就只有純黑一色的眸,特別是眼底倏忽閃過的那麼一抹彷彿獵手看到了獵物的懾人光彩──尼馬今兒個真沒有哪家影視公司還是國際品牌借了黃花機場拍片子或者下一季的品牌形象廣告嗎?真沒有嗎? 

在這被帥得有點找不著北的銷魂一刻,震撼歸震撼,姑娘自覺還是有點理智的,腦子也沒完全當機。然而,殘酷的事實是,倘若此時這位一身正機師制服的男人能夠用與看著手中那本旅遊攻略書相同的力度注視著她,開口問上一句,恐怕她會立即把自己的灌了水的身高三圍縮了水的年齡體重外加生日星座血型住址手機號微信號身分證號銀行卡號護照號──對不起最後那項沒記起來──統統報上去。 

然而的然而,儘管眼中那抹懾人光芒更盛,甚至連嘴角都隱隱約約勾了個弧度,男人終究什麼也沒問。闔上手中的旅遊攻略書,遞給她,走了。

 

 

02. 

十月上旬,九門提督府。

長假結束後的隔日,九門航空服勤部一眾職員正為了過些天馬上就要公佈的十一月排班表埋頭奮戰,忽聽一聲驚呼從辦公室的某處竄起。 

「啊咧?不是吧?」 

循聲望去,就見發出驚叫的那名女職員條件反射地兩腿一蹬,整個人連著屁股底下帶著輪子的旋轉椅往後飛退數呎,手指著電腦螢幕,好像貞子正在裡頭做著暖身操,「張起靈竟然提了下個月初的休假申請!不可能吧!這系統是不是壞了啊?」 

「什麼?妳說張起靈?長得很帥的那個?」 

「搞沒搞錯?是不是妳今天開電腦的方式不對?」 

驚呼聲猶如感染力極強的病毒,霎時間傳遍整間辦公室,逼得所有人一下子都像得了痔瘡似的蹦起來。

不難由此深刻地感受到九門航空服勤部的花癡,啊不是,是CaptainZhang形象之英明神武、光輝閃亮!哪怕面向的群眾從成天與他高來高去的空姐空少們換成了朝九晚五乖乖進提督府打卡上下班的行政部門成員,依然算得上是一號鶴立機師群的人物。 

「哇靠!這可太神了!他在咱們這邊待了有幾年了吧,之前從來沒提過休假,連請假和換班都沒有過,害得我都懷疑公司是不是有全勤獎金這種東西了呢!」 

「嘖嘖,有妖氣啊!」一個姑娘湊了上來,一邊注視電腦螢幕一邊摸著下巴,又推了一下眼鏡,「以老娘在九門待了這麼多年的經驗,十個未婚的機師或空服員申請休假,有十一個會順便買好便宜的機票,在那段時間帶著對象出國去玩。」

小小的停頓,她環視聽眾,鏡片被頭頂上的日光燈照得反光。

「這麼看來,之前微博上瘋傳的那一條八卦搞不好是真的,那些照片拍的可能真的是他。」

第二次停頓。

「如果是,那麼他不但有了對象,而且還是個……」 

接在後頭的那個英文單字還需要說嗎?需要嗎?

不用了!隨著話聲落定,一屋子的女人剎那間都變了臉色,一聲嬌呼,手捧心口,眼角浮現閃閃淚光。只是細細辨認過來,這淚光象徵的意義差別頗大,一半人流露的是我男神絕對是中了邪失了足走了錯路的悲傷,一半人則是沉浸於我男神終於大攻告成了的深深感動。

──注意,上面那句話沒有錯別字。 

碰!

正在這氣氛微妙的當口,辦公室門驀地被人以一種粗魯的方式撞開,一個女孩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

「八卦八卦!我剛剛從客服本部打聽到的最新消息!那個張起靈,帥得沒朋友的那個,早上跟他們訂了一張十一月初的員工優惠機票,目的地是……」

 

 

03. 

不管橫著看豎著看跳著看躺著看趴在地底看飛在天空中看,接到戀人贈送的禮物都應該是令人感到高興的一件事情,哪怕自己身為含著飛機造型金湯匙出生的超級富二代一枚,身價硬是比對方高了……高了……

嗯,三萬英呎? 

吳邪皺著眉毛端詳著面前這只綁著緞帶燙印著一排花體英文字質料極其厚實且精緻的大紙盒子,做了一會兒的思想鬥爭,決定暫時按捺下質問挨千刀的張某人一把人吃乾抹淨就神秘消失了將近一星期的原由,解決自個兒的好奇心先。 

紙盒入手的分量沉得有些出乎意料。迅速解開緞帶,打開盒蓋,再掀開一層同樣印有花體英文字的包裝紙和一層緞布,一股好聞的沉穩木質香氣立即撲向鼻腔。

出乎意料,不對,其實根本沒有任何意料,畢竟此前他不曾把張起靈和「送禮」這個概念聯繫在一起過,好好的一個十一月跟情人節聖誕節之類適合耍浪漫的節日也扯不上半點關係,頂多是……咳咳,交往滿月?總之回歸正題,滑順的緞布包裹著一套整齊疊放的衣飾。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頂帽子,黑色貝雷帽,毛呢料子,帽緣滾著一圈皮邊。再來是一件黑外套,一樣是非常厚實的呢子面料,剪裁俐落素雅,只在胸前的口袋用金線刺繡了一個類似貴族紋章的圖樣、袖口以幾顆金釦子點綴。接下來是一件白襯衫與一條深藍色領帶,同樣是看著不出奇,剪裁作工與用料卻頗不凡。而且吳邪知道,不用試都知道,它們非常的合身。

再後,他看見一條寬腰帶、一只綴著幾條流蘇的黃褐色毛皮腰包。

注視著這兩樣東西,心念動了動,瞬間好像聯想到了什麼,無奈思緒一閃而過,具體也沒想起啥來。於是放下它們,在一旁的Captain Zhang越發熱切、若有實質的視線的無聲催促下,拿起大紙盒子裡的下一樣衣物。

然後,他很確定,自己的手發抖了。 

這一樣衣物,以墨綠色呢子為底,深藍、淺綠與白,三種粗細不同的條紋構成了無數相接的大方格,配色傳統卻不平凡、優雅而不沉重。帶緞質內裡的呢料厚實又平滑,摸起來毫不扎手。每一處細小的打摺、接縫,連著皮質的扣帶都處理得一絲不苟,對花完美。不管在多麼普通的燈光下,多麼簡單到簡陋的提督府機師宿舍房間裡,用多麼挑剔的眼光來看,無疑都是一條精緻漂亮的…… 

漂亮的,蘇格蘭裙。

 

PS:聽說,蘇格蘭男人穿裙子是不穿內褲的。

再PS:九門航空沒有直飛蘇格蘭首府愛丁堡的航班。若以飛倫敦來回航班的正常停留時間走一趟愛丁堡,首先是太趕也太累了(長程航班機師的停留休息時間比空服員要短),再者並不能保證一定能排到或者換到倫敦的班,所以老張破天荒申請了休假,為愛(為情趣?)走了一趟天涯。

又PS:吳空少吐槽,既然要買全套,怎麼不乾脆連蘇格蘭風笛也扛回來?張機長淡定表示,不用風笛,有別的給你吹(解皮帶ing)

還PS:數日後,長沙九門吳家小太爺悄悄地走進北京某家高級旗袍店,訂製了一件金剛芭比尺碼的高叉旗袍……

最後PS:都是《地球步方:英國》P497惹的禍──當然,要搭配能把大叔看成美男的眼睛與洞很大的腦袋。

 

 

 【後記】

當年寫這篇的時候只是在盤算著幾年內要去一趟英國,今年實際去了一趟,愛丁堡不僅沒讓我失望,甚至遠遠超過了我的期望,集古老華麗與蒼涼陰鬱於一體,美得太魔幻了!(我覺得巴黎的美是浪漫,愛丁堡就真正是陰森魔幻了)

最難忘的一刻,是我毫無目的地走在愛丁堡老城區,漫步在老建築與紀念品店之間,不期然經過一間高級訂製服裝店,看著它的櫥窗,忽然像是被電到,瞬間就覺得是這裡了!《空少筆記》裡Captain Zhang送給吳邪的蘇格蘭裙必定就是這家的了!那種奇妙的雀躍感,難以形容。

 


评论 ( 10 )
热度 ( 9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