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架空】《空少筆記09:在海峽之上》

【寫在開頭】

這是2012年參加了三叔在台灣辦的簽書會之後生出來的短篇,劇情上也正好來到了過渡的地方,所以特別短。



01. 

「各位旅客,我們預計在二十分鐘後抵達台北桃園機場。飛機已開始降低高度,請您回到座位上,繫好安全帶,收起桌子,豎直椅背,並關閉所有的電子用品……」

 

 

02. 

清脆甜美的女聲迴繞於波音777-300的機艙內,先是中文,再以英文重覆。空服人員在座位走道間穿梭,提醒乘客們按廣播指示行事,做好降落的準備。 

吳邪由商務艙與經濟艙交界處往機尾方向走,先輕聲叫醒一名因為旁邊兩個座位都無人索性拉開扶手直接躺倒睡得一塌糊塗的中年男子,又從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處收走兩只空飲料杯,把她的小餐桌收好,再在一名妙齡女子的請求下替她將隨身行李包放入頭頂的置物箱……如此巡視到機艙中段,正要轉身折返,一位乘客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個男人,坐在靠走道的位置,年紀瞧著不大,身板估計挺高,短髮,粗膠框眼鏡,皮膚頗白,淺色長袖襯衫內搭深色Polo衫,很斯文的樣子。鏡片後的雙眼緊盯面前小桌上的一部筆記本電腦,十指敲打著鍵盤,速度極快。

不管顯現於電腦螢幕中的word文件內容為何,此人明顯相當投入,投入得完全忽視了廣播。 

「先生……」吳邪手扶椅背,略略彎腰,「請您關上電腦,收好桌子,我們的飛機要準備降落了。」 

「嗯?」男人一愣,飛速動作著的十根手指一起停住。抬頭看看左右,驀地醒過神來,「不好意思啊!」衝他擠出一個抱歉的笑,又低頭喃喃,「這麼快……可惜,差一點兒我就幹掉終極了……」 

終極?啥玩意兒?

吳邪也愣了愣,看著對方臉上的一點小遺憾,面上不動聲色,心中暗道:哥們,你要不肯乖乖聽我的話趕緊關了電腦,恐怕才真會親身體驗到三萬英呎高空自由落體之類的終極──不是玩笑,用不著驚動駕駛艙裡的那位鬼見愁,前頭的商務艙就有兩號大煞星了! 

還好,粗框眼鏡男只是自語一句,未有任何拖延,迅速地將文件存檔,關機,又抬起頭。

按常理,他只需道個謝或再表示一下抱歉,或者啥都不必說,這件小小插曲就算完。掛在唇邊的禮貌性笑容也表明了他的打算。可不知為何,當目光再次觸及小空少的臉,整個人竟然又一怔,像受到某種衝擊般僵了幾秒。然後,接在驚訝、不敢置信之後,倏然轉亮的眼神透出一種信息:濃厚的興味。 

近距離接收到這信息,吳邪霍地直起身,鬆手,一腳往後退。

他娘的,不是吧!繼黑人、韓國人、阿拉伯人之後,終於連國內同胞也被兔兒爺病毒給感染,對老子的屁股感興趣了?

心中狂呼不妙,尾椎骨一陣發涼,笑都笑不出了。當下再顧不得其他,扭頭抬腿。 

「請問,你對拍電影有沒有興趣?」 

預備循走道離去的身影頓住。 

粗框眼鏡男從口袋裡拿出皮夾,兩眼仍盯著被這句疑問勾得生生煞住了腳回轉過身的小空少,特別是那副能夠同時清晰生動地表露訝異狐疑防備好奇等多種情緒的表情,好像不捨得把視線轉開。

「我是個寫書的,這一趟是去台北參加簽書會。」沒搞錯吧,這老兄這時的笑居然帶了點靦腆,「我最近預備把自己寫的一部比較受歡迎的小說改拍為電影,劇本已經寫好,資金也差不多到位了,那會是一部大製作的片子,好萊塢方面也有投資。不過,男主角的人選一直沒法敲定。那角色有些微妙,從設定上看就是個普通人,但得具備一般人很少會有的某些特質……」

似乎有所顧忌,粗框眼鏡男掐斷了下文,沒對「特質」多做說明。再深深地打量吳邪幾眼,打開皮夾,從中抽出一張名片,遞出。

「總之,我覺得你非常非常合適,希望你能考慮一下。」

 

 

03. 

「什麼?拍電影?」 

夜幕已深,飛往台灣短暫停留後又自台灣飛返的波音777-300已於黃花機場一角停妥熄火。送走了乘客,整理了機艙,一十七名機組員剛踏上空橋,突然像聽到爆炸性消息般騷動起來,隨即一齊停下腳步,將一名空少團團圍在了中間。 

「這個有意思!Super Wu,那人還有沒說啥?缺不缺女主角?」前凸後翹的美豔女事務長抬手搭上他的肩膀,一攏短髮,拋出熱情火辣的媚眼。 

一名容貌秀美但不顯女氣的男事務長搭上他的另一邊肩膀,似笑非笑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只粉色手機,點開遊戲,「吳邪哥哥,千萬別找我陪你去試鏡,萬一人家反而挑上我,我會過意不去的。」 

「我想起來了,前陣子陳坤才在他的微博上說,過陣子要接拍一部由小說改編的大片,說的一定就是這個了。」長髮大眼的可愛小空姐眨著水汪汪的眸子,雙頰冒出淺淺紅暈,「吳邪,你能不能幫我跟他要一張簽名照?我從以前在廣西的時候就好喜歡他……」 

儀態優雅的美魔女座艙長也有話說,「小邪,拍攝期間如果需要民航機支援,記得推薦我們九門啊!」 

「到時候缺臨演的話可以找我,真要能看到陳坤,要我扮屍體都可以的。」 

「那個作家的名片在哪兒?給我瞧瞧唄!哦,徐三石,這名字貌似在報紙上見過……」 

「我要成為大明星的同事了,嘖嘖!趕快來發條微博……」 

「電影啥時開拍?會不會有露點的激情戲?天呀!太刺激了!」 

眾人的喧嚷起鬨越發熱烈,當事人的臉色越發難看,大滴冷汗順著臉頰滑下,嘴角幾乎抽筋。

我說,你們冷靜點行不?到底哪邊的耳朵聽到我說要去試鏡了?真去試了也不見得會錄取啊!而且又干人家陳坤什麼事了啊?再扯下去,我是不是就該跟陳坤拜堂,不是,結拜了?

「那個……你們……我……」

澄清無用,他下意識地向機長所在方位拋去求救的眼神。 

砰!SOS電波為一道龐然如山的身影攔截。 

「不對,這他娘的不靠譜!」 

不靠譜,簡單三字輕易壓過麻雀般吱吱喳喳的討論,猶如醍醐灌頂,暮鼓晨鐘──不靠譜的人表示不靠譜,能有什麼比這更不靠譜?

循聲看去,便見副機長跨前一步,胖胳臂用力一揮,袖口三道金槓閃閃,獨排眾議,氣勢凜然,「天真,別給別有用心者的糖衣炮彈炸傻了。從你的描述判斷,你胖爺我敢以雲彩妹妹作擔保,那個人要找你去拍的,絕對是一齣大製作大場面從頭到尾就看血啊汗啊肉啊飛來飛去還有他媽好幾鋌洋槍洋炮助陣的……」

 

 

04. 

「鈣片!」




空少筆記之在海峽之上附錄:今夜黃花 

 

作為九門航空的員工,不分機師空服地勤行政,不管資深資淺,一定知道員工宿舍就設在公司總部「提督府」裡。而提督府離著九門的基地機場黃花機場頗近,也就隔著一條高速公路,十來分鐘的車程。

自然也要知道,機場與提督府之間,有公司的交通車往來。 

那麼,請作答:九門航班機組員在班機降落後搭著交通車從機場返回宿舍,除了免錢方便且快速,還有啥附帶的好處? 

好處一:如果你剛才在飛機上做了什麼,或者撞見了什麼,總之是一些不太尋常的什麼。跟哪位明星名人的合照也好,撞見倆男人躲躲閃閃地一起走出小不啦嘰的廁所之類的鹹濕八卦更棒。不用再憋,不用再顧慮閒雜人等的眼睛耳朵以及公司形象,上了車就盡量秀、盡情八吧! 

好處二:如果你好累好睏好疲憊好想一覺睡到他娘的天荒地老,哪怕十五分鐘都已經捱不了,偏偏睡姿是天怒人怨的差。不怕,勇敢地給它睡下去!穿著制服斜著身子蹬了鞋子兩腿開開閉著眼張著嘴掛著口水的醜照絕不至於流遍全國,頂多是公司內部批評消化。 

好處三:如果……嗯,如果這個crew當中,有一個這陣子莫名其妙的就是和你對不上眼神也說不上話的人,但你對這個人在意得要命,簡直不能忍受自己被忽視,而且有話非跟對方講不可……

 

「這都快半夜了,小哥,你累不累?」

「Turn around的短班,應該還是比那種單程十多個小時的長班輕鬆吧?不過我好像從來也沒聽你說過累,飛紐約就跟飛香港似的……」

「我有個發小兒在這裡當地勤,聽我說今天飛台灣,本來還想讓我扛一箱面膜回來。當然不是他自己要用的,是要給他媽,他媽媽可漂亮了,完全看不出來是快五十歲的人……」

「胖子在吆喝明天晚上一塊兒逛夜市呢,小哥你也來嗎?」 

坐在交通車尾某個靠走道的座位上,熟悉的車,熟悉的座椅,空調吹出來的那股味道也熟悉。望向窗外,寬敞冷清的柏油路,碩大的綠底白字路標和排成長隊的路燈一忽兒便退出視線,此外便是黑忽忽的一團──還是熟悉。

鄰座的人也該是熟悉的,此刻卻反常地感到了陌生。

疏離冷淡的態度,太陌生。 

怎麼就是撬不開瓶蓋呢?吳邪挫敗地抿了抿唇,心中暗嘆了口氣。還想再找個話題,交通車先一個大拐彎,向著一座在深夜時分仍被燈光打得大亮、十分氣派的五開間中式牌樓駛去。

嘖!沒有時間了! 

「小哥!」 

可能是因為這兩個字帶上的急切,也可能是因為吳邪察覺馬上就該下車了於是直覺做出的一個小動作,張起靈的胳臂微乎其微地一顫,總算收回自打他主動在身邊落座便黏上了車頂的目光,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握住的右手。

然後,貌似是這一個月以來的頭一次──至少在吳邪的記憶裡是上個月從北京飛回來後的頭一次,眼簾一抬,用那雙渾黑中隱隱有碎光閃爍的漂亮眸子,直視他的臉龐。 

沒工夫細細感受心頭狂湧而上的欣喜,有話得趕緊說,車停了。

「那個,之前你問我的問題,我想了很久很久……」

刷!車門開啟,坐在前排的幾個空姐紛紛起身離座。

自然地加快了語速,吳邪不會知道,他不止是沒給自己時間。

「拜託你直接告訴我吧,我到底在大阪說過什麼?」 

一秒。

兩秒。

三秒。 

沒等小空少瞧清楚Captain Zhang是不是苦笑了一下,虛握在掌心裡的手滑脫出去,反過來推了推他,示意下車。 

「我等你。」 

手上沒有使什麼力,張起靈的語調也淡淡的沒有起伏。可這一刻,看著他、聽著他,吳邪真切地感覺到,這份淡定不純粹了。格外平靜的咬字裡藏著東西,藏著……現在的自己絕對不能夠去撩撥的情緒。

不碰不懂不明白,不代表不存在。 

「等你想起來了,想清楚了,給我答案。」

 


评论 ( 12 )
热度 ( 5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