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pig

喊我豬娘就好。
又懶又廢,只是想來這裡寫一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閒逛與留言歡迎。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說。

© bonepig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瓶邪半架空】《水下三十米》番外01(中)

──吳邪怕冷。

 

或許是上天做的決定,或許是受成長的環境與經歷影響,每個人總都會具備一些性格方面的特質,比如特別有幽默感,特別的固執,特別缺乏主見,特別具有決斷力與行動力……等等。

吳邪的性格特質之一,在於他有一顆柔軟的心,對於身邊人的情緒變化,尤其是傷痛,很難做到視而不見。哪怕這個所謂的「身邊人」並非他的朋友夥伴,是一隻剝奪了他的自由,將他囚困於水底沉船墓的妖怪。

沒有什麼犯規的奇異香味扮演催化劑,也與忍辱負重賣乖討好麻痺對手之類的心計無關。當他從張起靈的語氣和神情讀出淡淡的追想,有所聯想與了悟的心便泛過一股酸酸的熱流,令他禁不住地想要給予一些安慰。用力回握那隻微涼的手並不足夠,還想要做得更多,最好是能把注意力給轉移了。而這念頭一冒出來,身體立即採取了後續行動。

倒不是相對欠缺的決斷力和行動力突然間有了長進,實在是情況特殊,剔除掉趴下任操這一項,可供考慮的選擇真心不多。

原地坐定,盤起腿,吳邪扯了扯張起靈的手,示意他一塊兒坐下。

「小哥,你知道什麼叫『故事』嗎?以前你老爹會不會給你講故事?」

火把已經熄滅了,水下面的世界卻不盡然為黑暗。夜明珠光所織就的黃色光幕溫柔地降下,包裹青銅神樹的同時,也不吝於為訪客的面龐和裹著破布衣的身子分出一絲半縷,帶給他一種溫暖的錯覺。

除了選擇有限,也多少因為不捨得太快離開吧。

張起靈的沉默在意料之中,吳邪逕自往下道:「不管他講過沒講過,我來給你說一個跟這棵青銅神樹有關的故事。」

仰著臉,找到方才險些要碰觸的那根下垂枝條。目光代替手指,仔細地拂過六角鈴鐺與長葉片、圓滾滾的果實、果托上環繞的鏤雕火輪,停在一隻尾羽高翹、姿態神氣的神鳥身上。

即便親見,依然有些不能相信,三千年前古蜀國的老祖宗們的工藝水平有這麼細緻,美感又是如此超絕。

「在很久很久以前,水底下還沒有這艘船,造船的人的祖宗八百代都還沒生出來那麼的久以前,水裡有一棵生得非常高非常高,高得能夠通天的神樹,名叫扶桑。扶桑樹上住著十隻會發光發熱的金烏神鳥,一隻站在樹頂,另外九隻待在樹枝上。它們會輪流飛到天空中,用身上的光來照亮水上面的世界,也讓世界變得暖和。人們怕黑、怕冷,所以看到神鳥出來就特別高興……」

嘶嘶嘶,墓室天花板下的暗溝傳出隱隱約約的蟲腳摩擦爬行聲,由遠及近,逐漸來到了暗溝與墓牆的交接處。蟄伏了片刻,終究還是沒有越雷池一步的膽量,再次退去。

你猜那些人臉面具都掛著怎樣的表情?反正絕不高興。

「有一天,那十隻神鳥忽發奇想,輪班什麼的太沒意思啦,我們乾脆一起去玩吧!於是都飛上了天。這下可好,它們是高興了,但是住在水上面的人們就慘了,天上忽然間跑出來十顆超級大火球,太熱太熱了,誰都受不了。不止是人,所有的動物和植物也都瘋啦!大家要嘛被曬乾曬死,要嘛到處狂逃……」

敞開的玉門邊探出一條生滿白毛的小短腿,輕輕一踏,於灰撲撲的地面踩下一個帶著黃色屍蠟的小腳印,旋即縮回。

不多時,咕嚕咕嚕,一只青花大瓷罐子顫顫悠悠地打門外滾過,滾遠。

「眼看整個世界就要完蛋,幸好這個時候,來了一個年輕人……」

 

《后羿射日》,中國神話故事系列入門定番款,讀幼兒園的孩子基本都能應父母要求在可能不大熟悉的親戚長輩面前或搖頭晃腦地或磕磕巴巴地把它給說上一遍,足見情節之簡單。

那麼,在告別了幼兒園將近二十年後的今天,重新講一遍猛男與火鳥的對決,花掉了吳邪多長時間?他不知道。畢竟不是打小便接受了各種嚴苛訓練的專業盜墓賊,身陷不辨晝夜的古墓,時間概念的模糊遠比預期要快。

他知道的是,自己刻意把語速放慢了很多,並且說得挺投入,空著的單手時不時做出一些手勢──面對三千年前古人所打鑄的青銅扶桑神樹說《后羿射日》,簡直不能更帶感!

「……最後,天空中只剩下一隻神鳥。想到水上面的世界不能沒有光和熱,后羿呢就放過了它。可是事到如今,再也沒有兄弟跟這隻既幸運又苦逼的神鳥輪班了,它只能每天乖乖地從東方的水面飛上天,時間到了,再從西方落下去……」

清潤和緩的話音敲打著空氣。僅有的一名聽眾──不喘氣者一律不列入計算──始終沒放開握在掌中的手,也始終保持沉默。

兩人靠得極近,肩挨著肩。幾綹黑髮如瀑布般淌過吳邪的左肩頭,在他的大腿上散開,將小腿一併覆蓋,彷彿一塊黑色毯子。映著珠光,長而直的髮絲閃出緞料一樣的璦璦光澤。

「行啦!故事說完了。現在小哥你仔細瞧,咱們面前這棵神樹,正是老祖宗們幻想著故事裡扶桑神樹的模樣鑄出來的。九隻神鳥在樹枝上休息,頂上那隻負責當班。不過這樹下的獨眼大蛇代表著什麼,我就不明白了……」正說著,一個不太妙的預感閃過,他猛地收回盤桓流連於神樹上的視線,投向身畔,「該不會這鬼船裡也有類似的怪物?」

當仁不讓的鬼船妖怪老大微微垂首,歛目,繼續沉默。襯著蒼白無血色的肌膚,濃眉與長睫毛是四道醒目的漂亮黑弧。挺直的鼻樑之下,薄唇輕抿,唇色很淡。

凝視這幅「美男沉思圖」,吳邪很快便感到臉頰發燙,大量血液咻咻咻地衝向……天靈蓋。

沉個屁思!這傢伙根本就睡著了!

他娘的,竟然還想說故事安慰他,我就是個白癡!

 

說不好這瞬間的感受到底是火大是失望還是其他,總之,情緒起伏的當口,體溫絕不會低。但等吳邪發力一甩手並起身,目光隨著動作掃過張起靈的另半邊身子,整個人倏然一抖,背脊衝上一股尖銳的寒意。

珠光朦朧,光斑點點。如不留神實在不容易瞧出來,塵埃與樹影覆蓋的地面綻開了幾朵血花,由神樹樹根處蔓延而來,甚至匯成了小小的血泊,而源頭赫然是張起靈垂在身側的左手。長長的五指儼然被紅線纏滿,手背與手腕交接處,本已凝血結痂的刀傷重新被劃開,口子深而平整。

 


那個,下回預計會發在AO3……

评论 ( 34 )
热度 ( 112 )
TOP